微博傳情網誌│讀懂世上四種男人

袁國强「好有份量」地摧毀白皮書

2014-6-13 05:07
字體: A A A

個半月之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還在一個政制諮詢會上,搭着律政司司長袁國强的膊頭說,大律師公會的意見「有份量」,同時借頭借路為袁國强戴高帽,聲稱當過大律師公會主席當然「有份量」,因為之後就當上律政司司長。當時的袁國强,不知心裏頭有否覺得好得戚。

袁國强的而且確兼肯肯定「好有份量」。

「有份量」到個半月後的這幾天都是他的表演時間。

「有份量」到連中國國務院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的實踐》白皮書,都被他的曲線曲到圓繼而再曲到直地看透。

而原因,就正正是因為袁司長國强資深大律師本人,當過大律師公會主席,在其任內公會無論就政制、就北京中央對特區事務「說三道四」都發出過新聞稿和聲明。找這樣「有份量」的人來當特區政府的最高法律顧問,自然買一送一,附送司長一而再、再而三地表演如可打倒昨日的我。

《白皮書》明明就提到「在『一國兩制』之下,包括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等在內的治港者,肩負正確理解和貫徹執行香港基本法的重任,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職責。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

再來,《白皮書》還指出,「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說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不僅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難以得到切實維護,而且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廣大港人的福祉也將受到威脅和損害。」

簡單來說,根據《白皮書》的說法,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就是跟官員、議員一樣並列,一樣都是「治港者」,一樣都要「維護」(中共標準的)「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一樣都要「愛國」,一樣都要「效忠於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粗斜體為本文所加)。【

袁資深大律師昨天第二度回應《白皮書》,實行真人表演中共黨員才會精通「一錯到底」,繼續稱要從上文下理、從context去理解,卻解來解去都解不通為何法官都要愛國,都要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卻又能在愛國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之上保守得到司法獨立。

而且,他更解來解去都解不通《白皮書》英文版何以將「治港者」譯為「all those who administrate Hong Kong」和「Hong Kong’s administrators」,解不通為何「administrators」或「administrate」如何解作「行政」以外的意思,解不通這句「治港者」竟沒明示司法人員為行政當局(亦即政府)的一部分。

事到如今,究竟應該由袁國强來認自己解錯,還是應該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來認自己翻譯出錯?

如何既要認錯,又要一錯到底?

如何「錯,錯對對錯錯反覆經過,就像是現實定必出錯」(而又「不失霸氣」 )?

卻其實,事已至此,無論是中國全國人大常委兼立法會前主席范徐麗泰,還是立法會現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都已先後為「治港者」一說背書。前者稱,「治港者」所指的是「建制」,司法都是「建制」一部份;後者形容行政、立法、司法都為「管治體制的一部分」。

別忘記,大律師公會的聲明,引述的就是袁國强「好有份量」地當公會主席的時候,公會所發出過的「好有份量」的聲明。

袁國强「好有份量」地搞出來的欄攤子,連全國人大常委和立法會主席都收拾不到,都要對國務院新聞辦網站上的英文版實行「我睇你唔到、我睇你唔到」,國務院在特區面前,還如何繼續「不失霸氣」下去?(更何況他們連如何計算實質GDP年均增長都原來不懂?)

本文一劈頭就不得不指出,袁司長國强資深大律師真係真係「好有份量」,皆因他真的真的「好有份量」。

「好有份量」到早在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之時埋下的深海地雷不止一個。

而是兩個。

是(起碼)兩個。

另一個深海地雷,就是特區政府、「護法」乃至到北京都日日講、時時講、刻刻講,聲稱國際人權公約有關普選的條文,並不適用於香港,因為有關條文按照英國的「保留條款」而在香港無效。但若按大律師公會在袁國强任內的說法,無效的是「保留條款」。既然「保留條款」無效,公約條文自然有效。

2007年8月24日,大律師公會在他們的意見書中表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25條的保留條款已經無效,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都要符合《公約》第25條的要求,更強調保留條款即使在其有效之時,亦只對行政立法兩局有效,只豁免普選兩局,並無豁免行政長官選舉毋須普選。

其時,袁國强已在位公會主席大半年。

可以說,「凳已暖ed」。

2008年1月,袁國强在無對手之下競選連任公會主席的前夕,被揭發接受委任為廣東省的港區政協委員,消息轟動法律界乃至整個政圈,更「有份量」到轟動到全體仍在私人執業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聯署發聲明予以質疑。

1月18日袁君以公會主席名義發出聲明,除回應到各界對他出任政協的關注,更提到公會任內就法治的幾點,包括《種族歧視條例草案》的不足,包括香港須設立獨立的法援機構,包括香港須設立真正獨立的警察投訴制度,而且,更包括: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的辦法須完全合乎《公約》第25條的要求!

2009年1月6日,袁國强的公會主席任期尾聲之際,公會再一次出聲明,因應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即將在立法會席上就普選問題動議之議案,特意重申公會2007年8月24日意見書之立場。

可以說,他,一直都在。

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是否「管治者」,如今已觸發軒然大波。袁司長要是繼續現身於公衆的面前、現身於家庭觀衆的電視機前,繼續一而再、再而三地表演「律政司司長袁國强」謀殺「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袁國强」,只恐怕,深海地雷,只會,爆完,一個,又一個,再一個。

眼利的看官或會看到,此文先前提及「好有份量」埋下的「好有份量」深海地雷,不是兩個,而是起碼兩個。事關,袁國强以公會主席身份發表的聲明,除提到《公約》第25條,更提到法援、提到警察投訴制度、提到《種族歧視條例草案》……

偏偏,法援、監警、《種族歧視條例》,都是《白皮書》拿來邀功,拿來宣示在「特別行政區政府設立」、「特別行政區政府還通過實施」,使到「香港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得到充份保護」 (《白皮書》第三章)。

偏偏,特區政府一直拒設獨立的法援機構,正是大律師公會現主席石永泰今年1月13日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致辭中,一劈頭就要開火的事情。

偏偏,石永泰在今年法律年度開放典禮的致辭中,竟不約而同引述南非Sir Sydney Kentridge QC的著作《The Free Country》,且卻是引述不同的內容。

偏偏,石永泰與袁國强同於2003年take silk(成為資深大律師)。

偏偏,石永泰是袁國强任大律師公會主席之時的公會副主席。

《白皮書》好看之處,在於低級錯誤可以一揭再揭再三揭。至於「好有份量」的袁國强資深大律師憑其大律師公會前主席之肉身,作為首位曾任公會主席的律政司司長的最大貢獻,亦正正在於他「好有份量」地埋下的深海地雷,可以一爆再爆再三爆、爆完再爆、繼續爆。

:袁國强引述法例編號稱,司法人員都須宣誓效忠,因此已達至「愛國愛港」的要求,試圖為《白皮書》中「管治者」須「愛國」的說法降溫。但其實,法官宣誓效忠的對像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不是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這樣的誓詞,頂多只說明司法人員效忠香港的同時,理解(acknowledge)香港的正式全稱,以至香港特別行政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所屬,頂多只足以推定法官愛港,絕非「效忠於國家香港特別行政區」、「愛國()愛港」。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政府新聞處片段截圖)

延伸閱讀  .   .  .

  • 評港GDP再爆低級錯誤 白皮書水平中學生都不如
  • 再揭《白皮書》嚴重低級錯誤
  • 白皮書指主要官員經選舉產生?毓民可以選一哥?
  • 新聞短打│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宣布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袁國強已「死」
  • 新聞短打│律政司司長袁國强打倒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袁國强
  • 大律師公會拉倒政改諮詢 ── 以袁國强前主席之矛攻袁國强司長之盾
  • 袁國强石永泰不同層次的「法治」
  • 即時關注:大律師公會不滿當局拒設獨立法援署
  • 林鄭月娥假生手 袁君國强扮撚手 (金針集,2013年10月19日)
     
  • 即時關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系列文章目錄
  • 《「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的實踐》白皮書全文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3日 上午5: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范析852│「低調通緝」變「最快時間」 警僅一周即拘佔立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