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補選】劉小麗報名出選九西  林卓廷籲馮檢基「臨崖勒馬」保晚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搭檯常客|陳頌紅網誌

2018-10-2 14:00
字體: A A A

因為是茶餐廳常客,因為大部分日子,三餐都是自己難肥地獨食,搭檯,早已成為生活一部分。

最難熬的搭檯,是又窄又小的四人卡座,搭了四個完全不認識的人。老實講,即使跟同事在如此窄小的卡座上用餐,彼此的肩臂摩著肩臂,膝蓋撞到膝蓋,偶爾伸一伸腳,又會不小心「撩弄」到對座同事的小腿,已經夠曖昧,何況是四個陌生人。

銅鑼灣的太興和義順,卡座都窄小。嘗過兩次這樣超級不舒暢的搭檯之後,打死也不肯在繁忙時間坐卡座。在圓桌或方桌,即使是四人檯坐了七個人(尖沙咀蘭芳園午飯時段的必然奇景),都可以前後左右稍為挪動,相對比較自由。

搭檯另一種不希望遇到的情況,是大家原來都點相同的東西。如果同一時間落單,彼此清清楚楚聽到對方點了什麼,心裡有數,那就沒問題。否則,很容易出現疑似爭吃的場面。好幾次,我因為是後來者,不知道有人點了一模一樣的食物,當伙記哥哥上菜,問「咕嚕斑腩邊個嘅」,大家一同回應「呢度」,對方立刻瞪大眼說「我叫先嘅」,我尷尬得連忙道歉,怕被誤會遲來卻想先上岸。後來學乖了,每當自己是後來者,上菜時例必看看其他人的反應,沒有人認領,才敢確定那是自己的。

同檯吃飯,坐得這麼近,有時候胃口也受對方影響。有一次,坐在對面的伯伯,不停把咀嚼過的菜和肉片,全吐在桌上。我在想,可能老人家牙齒不好,吞不下去,也很無奈,應該體諒。但一邊吃,一邊看到眼前一堆堆連唾液吐出來的食物殘渣……,當時心裡面只會更敬佩在護老院工作的人,他們才偉大。

當然,能不用搭檯,更好。無論一個人用餐,還是幾個朋友一起,多點私人空間聊聊天,透透氣,才能真正放鬆。連吃飯都像打仗,手肘來手肘往,還嫌生活不夠磨人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0月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DQ補選】陳凱欣宣布參加九西補選 不願見香港「失去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