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黨餘波】外媒稱做法是將地區簽證程序政治化 憂內地正擴展對待外國記者做法至香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曾幾何時,勇往直前|陳頌紅網誌

2018-10-6 14:00
字體: A A A

自從港鐵上載了「孭嘢人」宣傳短片之後,乘搭了幾次港鐵。揹背包的人,沒有誰刻意用手提著背包,或者把它放在車廂地上。也沒有不揹背包的人,仇視那些雙肩揹著背包的,喝令他們要「孭得起、放得低」。大家一如以往,在車廂中和諧共處,各自各低頭看手機。其中有一次,兩個揹著登山背包的外國人,在灣仔站上車,然後一直在門口位置,抬頭研究港鐵路線圖。倘大的背包,頗為擋路,但他們身邊的乘客,也沒有人特別反感。所以,不管是否「孭嘢人」,其實互諒互讓,才是你好我好的最重要元素吧?

普遍認為,今天我們可以揹著質料輕巧的背包,應該歸功於幾十年前一對加州夫婦Asher Dick Kelty和 Nena Kelty。一九五二年,他們依據一次大戰時,美國步兵所用的笨重背包,加以改良,成為現代背包的雛型。不過他們強調,早在遠古時代,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人,都懂得把重物以各種方法揹負在背上,所以背包並非由他們發明。

旅行網站Packsmith引述美國德拉瓦大學歷史學家Raymond Callahan的研究,指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背包可算是最被廣泛使用的主要時期(雖然維基百科有一幅一八四三年出版的《拿破崙歷史》之插圖,圖中士兵已使用雙肩帶背包)。後來Kelty夫婦把改良的軍用背包推出市場,但由於當時社會始終認為,這類背包屬於軍人、登山者或者運貨工人,他們的心血,最終只有二十九人欣賞。

我人生第一個背包,是預科畢業後買的。當時跟幾個同學去內地遊玩一個月,大家為了方便長時間走路、隨時在火車站過夜,於是相約揹鋁架背包。現在沒體力當真正的背包客了,但平日揹背包時,偶然還會記起自己曾經幾何時的勇往直前。

(圖片來源:港鐵宣傳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0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肺」語錄】不了解馬凱被拒續發簽證原因 陳智思:相信大家明白香港入境政策係清晰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