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大功告成,下屬災難開枱!|王陸|關公拆局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歌劇院|姚啟榮網誌

2018-10-16 23:23
字體: A A A

悉尼市中心的地標,數一數,要算環繞悉尼海港一帶的海港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 )和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這兩個著名的建築物,是每一個初訪和再訪者必到之處。從環形碼頭向北望悉尼港,左邊的海港大橋和右邊的歌劇院相對。歌劇院從1959年開始興建,到1973年落成,34年後迅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文化遺產。它設計獨特,不是浮誇的讚美,列為文化遺產,當之無愧。那天乘船從環形碼頭到曼利(Manly)海灘,渡輪在雨中駛離港灣,雖然天昏地喑,大地一遍愁雲慘霧,渡輪在海中搖晃不停,我頓然覺得有點暈眩,只好坐下來。雨水不停打在玻璃窗上,在此刻看歌劇院,從海上的另外一個角度看它的正面,竟然還是那麼耐看,不比晴天遜色。

你問我有否到過歌劇院?當然有,卻並沒有出席過什麼音樂會和歌劇,我純粹入內參觀這幢美麗的建築物而已,也沒有走遍每個角落,無法不說是遺憾。不過這個永遠的藉口不是意外,每個人都有類似的經驗:對外面的世界那麼清楚,對身旁的東西視之理所當然,毫不在意。我每天下班回家大多經過海港大橋。駕車從橋上走,短短的一分鐘左右,要集中注意行車安全,無法欣賞一般大家都看到像衣架模樣的全景。你要走到歌劇院那端,或北岸的米爾森斯角(Milton’s Point)火車站,或巖石區(The Rocks),才看見海港大橋的不同面貌。所以說這些地標,起初無刻意的成分,直到偶然的一個機會認識到,才會知道它在我們的城市中擔當了什麼的角色,為什麼别人那麼重視它。二十世紀二次大戰後,悉尼沒有一個專門場所用於音樂和戲劇表演,當時的悉尼音樂學院院長有見及此,才提出在現址的便利朗角(Bennelong Point)興建,結果這個由丹麥設計師約恩·烏松(Jørn Utzon)的歌劇院,為悉尼增添了色彩。

歌劇院有良好的位置,晚間投映在外牆的訊息,很遠的地方都看得到。但以往投映的,都是節日或一些和公眾有關的訊息,例如慶祝中國農曆新年,在歌劇院的外牆投射紅色的燈籠。繽紛悉尼(Vivid Sydney)戶外燈光節中,更有變化多端的燈光晚上投影在歌劇院的外牆上。這個每年的藝術盛會,於每年五月底到六月中舉行,其中歌劇院的外牆是主要的場地,與海港大橋相對,與環形碼頭的四周的大廈配合作出燈光投射,變成一個大型的表演區。這個晚上的燈光表演全部免費。三年去過一次,活動由一個相機公司贊助,現場有相機試用,有攝影講座,有免費打印照片,更有專人帶領我們到一個特殊區域,教授如何拍攝晚間燈光照片。參加可以拍到一些特別的角度,看海港大橋和歌劇院,果然吸引了很多像我一樣的攝影發燒友參加。不過今年前去,相機公司不再贊助了。入黑之後,人潮蜂擁而至,拍照尚可以,但大家都不斷在人群的空隙中找尋一個空間舉起相機,自然令人興致索然。後來一想,燈光不停轉變,拍錄像把過程記錄下來,不是個更好的選擇嗎?但說到燈光節成功之處,自然是為環形碼頭附近的商戶帶來更多來光顧的訪客。看到四周的餐廳和紀念品店,都擠滿了人和等候進餐的人,你明白這個每年重複的燈光節,雖然可說了無新意,但背後仍有如此多的支持,原因何在。

最近歌劇院上了媒體的頭條,原因是因為一個賽馬日的廣告被容許在晚間在歌劇院的外牆上投放,引起公眾嘩然。歌劇院的行政總裁路易絲·赫倫(Louise Herron)拒絕了新州賽馬會的申請。但2GB電台名嘴阿倫鍾斯(Alan Jones)不斷對此發表言論,表示不妥。鍾斯在電台節目中直接質問赫倫,他說:「路易絲,你以為你是誰?」當赫倫回應時,鍾斯更威脅她說:「我告訴你,3分鐘後我會直接致電州長貝莉珍妮安。如果你不作出回應,你該被辭退。」結果州長直接介入,推翻赫倫的決定,容許投射賽馬日的廣告在歌劇院外牆。數天後,澳洲總理回應,表示並無什麼問題,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感到不安,而且廣告只是投射,並非永遠刻在外牆上。

當然公眾不作如是想。網上在change.org聯署要求停止把歌劇院作為大型廣告牌已達23萬人。10月9日星期二晚上,3千人來到歌劇外,用不同的燈光扞擾投射在外牆的廣告,當然只是一個弱小的姿勢。這個號稱奬金最大叫The Everest的賽事於10月13日星期六成功舉行,反對的聲音似乎加強了宣傳,幾乎令人忘卻推動這場賽事背後的醜陋。

鍾斯是名嘴。名嘴以理服人,當然名得有道理。但如果只是威嚇,只會令人覺得只是運用權威和社會關係,從而得到個人利益。州長不理會歌劇院外牆的用途,運用行政手段干預,是不是橫蠻無理?至於總理的言論不能自圓其說,顯得他沒有考慮開了先例後,有何影響。如果屈服於利益和威脅,沒有立場,那麼不消說,只要能夠增加州政府的庫房收入都可行,歌劇院的外牆可以投射更多的商業性質的廣告。更失望的是歌劇院基金會和其他有關的人士都懼若寒蟬,沒有什麼人站出來肯發聲支持行政總裁赫倫。

真正的威權管治的時代终於來臨了。環顧四周,只見大聲疾呼而沒有道理的人掌權當政。當世界走向黑暗,你問這23萬人的聯署反對有什麼意義?幸好這還是個民主的社會,下次選舉時,請記得這頁歷史,認真投下神聖的一票,帶來一個真正的改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0月1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海浪不懂轉彎?顧問搞錯了!|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