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收技能中心建公務員學院被指「逼遷」 羅致光:該地區本身已需要重建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中國式好人|陳頌紅網誌

2018-10-20 14:00
字體: A A A

我是一個好人。

會助養孩子(別誤會,不是「援交助養」)、會主動買旗(除非當天真的沒「散紙」)、會讓座給老人家(除非他硬是不肯坐)、會按住升降機門等人(除非看不到或假裝看不到)、會為拿著一袋二袋的人開門(除非趕時間或對方樣衰)、朋友需要我時會飛撲出去(除非朋友的急切需要只是三缺一)、跟同學同事親戚朋友都相處融洽(除了那些無法融洽相處的),總的來說,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好人。

但是,做一個好人,是好還是不好?

內地資深心理咨詢師武志紅在他的《巨嬰國》中指出,如果是「中國式好人」的好,那就不好。所謂中國式好人,是在集體主義文化中衍生出來的。他們對自己的好非常在意,為了表現出「好」,盡量順從、合群,即使不滿,遇到不公,都會自我壓縮。心裡可能並不自在,但不想給別人添麻煩,不想因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而變成別人眼中自私者。

久而久之,中國式好人會逐漸「滅掉自己的需求和聲音」,結果心中有太多鬱結難抒,性情愈來愈孤僻,對周圍一切也有大大小小的埋怨,不斷用自己的好,去挑剔別人的差(有多少老好人,總愛發嚕囌?)。為了「好」而身心疲累,他們的人生也失去活力,對人亦愈來愈淡漠。這樣的「好」發展下去,他們會把自己放在道德高地,於是,對親朋好友或其他人發出的聲音,都會反感,因為「我已經為你們作出犧牲,為什麼你們仍不知足」。如果很不幸,萬一他們受迫害(或妄想受迫害),他們就會在道德高地上,以「因為我絕對正確,而你絕對錯誤」的邏輯,作出恐怖反擊。「有時候,好人只是一個藉口。我覺得我是好人,這給了自己道德感,然後就可以幹壞事了。」

這樣看來,說別人是「一個好人」,不一定是讚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0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前和黃歐洲董事總經理於致英信件指李嘉誠「反共」 長和回應指李並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