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月明網誌│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心連心|常月明網誌

一群護士網誌│一群護士網誌│護士情報站:實習的開始

2014-6-14 08:30
字體: A A A

中學的時候,因為哥哥的影響下,加上自己樂於助人的性格,所以選擇了紅十字會制服隊作為課外活動,而且更立志成為「白衣天使」。

相隔十八年後,真的做了「白衣天使」,而且更當上專科護士、資深護師。回想這十八個年頭,確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初初當學護,其實家人是反對,因為怕我辛苦。不過最終我當上了「紅衫魚」:因為學護的制服是紅色的,所以人稱「紅衫魚」;而且行內人更會稱學護為「細佬」,最低層次的界別。而學護資歷是分「紅牌」一年級、「藍牌」二年級和「黑牌」三年級。這行都會分大佬,學護三間之間專稱師兄師組為「藍牌」或「黑牌」大佬。

第一年「紅牌仔」的生活,完成了一個月的理論課程,便要到病房實習三個月。今次實習的病房是女內科病房。

第一天實習,「紅牌仔」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進入病房。嘩!何為大球場呢?不是政府大球場,是內科大球場。本應是四十五人的病房,搖身一變收六十人。周圍都是病人,無論走廊、洗手盆下面和治療室門口皆是。

實習初期,一方面要適應病房的環境,一方面要學習照顧內科的病人。內科病人經常轉症,在白天可會對你談天說地,晚上情況急轉直下,更有機會要施行急救,嚴重的要用呼吸機維持生命。

記得有一天早更的時候,同一時間有兩位病人轉症,分別要出動兩架急救車。我有份參與其中一個病人的急救程序,應用心肺復蘇法,努力為病人施行急救,心裏不停地想,一定要搶救成功,我很努力的為她施行體外心外壓,在那麼危急的情況下,竟然有位醫生對我說:「細佬,你態度好認真,姿勢很正確,努力。」當時我呆了一呆,救急扶危是醫護人員的責任,認真是應有的態度。當時我真想對這醫生說:「你認真些去處事啦!」想不到這位醫生是插喉能手,行動迅速,盡量減低傷害病人的情況下,施行插喉技術,幫助病人呼吸,真是肅然起敬。

最後這位病人始終未能急救成功,我為她完成最後的一個階段,幫她清潔及整理儀容;待家人瞻仰遺容後,我為她用屍單包裹好,然後待運送組送她到儲藏屍體的地方。我一直以為人死後是冰冷和僵硬的,但原來她仍有體溫,關節雖然比生前的伸展幅度大減,但仍可幫她更換衣服。我更在過程中在她耳邊細細聲說:「再見了,好好安息,一路好走。」說完這幾句話,好像見到她的面容放鬆了,亦好像帶點微笑的離開。能幫她最後的一程,確令自己有點釋懷。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終點站,每個人都會經歷;如果在終點站可遇到親切關顧的醫護人員,在死的過程之中亦帶份被尊重的感覺,真是生者和死者都無憾了。

(小荷葉)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4日 上午8: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范析852│白皮書勢成新學習指南 國民教育分拆上市借屍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