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通車】韓正指大橋標誌中國變「橋樑強國」 期望可成三地「民生橋」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運氣|姚啟榮網誌

2018-10-22 23:23
字體: A A A

記得第一次碰碰運氣,是年少時隨母親進入澳門的葡京賭場。在入口處不遠的地方看見多部角子老虎機,看到別人如何操作,心中暗喜,躍躍欲試。趨前在一部角子老虎機投入一個硬幣,撥動操作捍,中央的三組圖案即時飛快轉動。過了一會,慢慢停下來的那一刻,竟然有兩個圖案重複,頃刻間吐出了十多個硬幣獎金在下端的兜上。心想碰上了好運氣了,於是再投入硬幣,拉動操作捍,這次得不到中獎的圖案。心有不甘,就繼續投入銀幣。過了一會,眼看手上剛嬴得的硬幣已經快花光了,還是沒有半點進帳。如果再下去,就是回到最初的一個硬幣。如果堅持下去,這一個銀幣輸了,就是什麼也沒有。所以在母親的勸告下,留起餘下的硬幣,倒有點不忿的心情。但事後回想,這是一個巧妙的轉捩點。一個貪勝不知輸的人,這一刻就是潰敗的起點,再下去就可能輸得更多了。角子老虎機這個名稱真好,銀幣角子入了老虎口,有去無回,堅持不認輸的話,一定終會大難臨頭。我是個沒有有什麼好運氣的人,人生中輸多於勝,結果再沒有踏足葡京賭場,也是當然。

到了稍長,舅父喜歡賭馬。我不知道有沒有進跑馬地親自投注。但作為外甥,舅父有事相求,自然要協助在場外投注站下注了。那時候拿着錢,星期六就走到設在筲箕灣的金明戲院的投注窗口下注四重彩。金明戲院現今還位於太安樓地下,那時旁邊就是海邊。後來填海,旁邊再不是海了。中午前到達,前面好像已經排了好幾個人,不一會後面已經排了長長的人龍,反而購票看電影的不多。時間到了,投注窗口打開了,大家魚貫下注。不過前面每個人都永遠好像要下許多注碼,結果等了許久才到我。從排隊到完成下注,已經花了兩個小時。忘記了如何打發時間了,其他人安靜的站着,扭開收音機,翻開馬經報來看。我左顧右盼,其他人都是年長的人,像我般的學生年紀的還沒有幾多。回家後就覺得如此這般胡胡塗塗浪費了兩小時在排隊實在是種浪費。但害怕對舅父提出反對,不滿的心情只有藏於心內,日久對賭博自然又增加了幾分討厭。

回歸以前馬會原名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是其中香港一個歷史悠久的組織。1955開始,馬會將盈餘撥作慈善用途。1983年又變為香港賽馬會慈善基金,統籌慈善開支,用於有益於社會的事情,例如資助興建學校和改善設施。賭博可以成癮,如果能夠適當控制,當然不致傾家蕩產。澳洲許多的賭博網站,在媒體上大賣廣告,鼓勵大家進行不同的賭博,但又要提醒「gamble responsibly」,即是說要有適度節制,不要讓賭博危害你的正常生活。說得可真輕鬆。

資料顯示,澳洲人是全球最多人賭博的國家,有百分之80的成人參與和賭博有關的活動。聯邦政府的賭博研究中心(The Australian Gambling Research Centre,簡稱AGRC)每月平均有六百四十萬人經常參加賭博,相對二千四百多萬的人口,即是說近四分之一。這些人以五十歲以上的男性為主, 有接受過10年教育以上或持有証書或文憑的學歷程度。他們大多的賭博都花在彩票、吃角子老虎機和賽馬上。事實上澳洲的大城市如悉尼、墨爾本和阿德萊德,賭場都不是新事物;例如著名的娛樂公司The Star在悉尼、黃金海岸和布理斯班都開設了賭場。悉尼的The Star位於達令港。究竟裡面有多少賭博玩意,我其實不很清楚。但賭場内的自助餐,是其中吸引我到的原因。在特別推廣中,一星期中有一天提供了特價的午餐和晚餐,價錢相當合理。最初推出的時候還有些新意,後來不知道是否顧客太多,水準開始馬虎了。不過主要原因還是吃得太飽,令腹部很辛苦。以為貪便宜多吃,其實吃不下那麼多,反而付出了過多的費用。

一般人要賭博,不必進賭場或馬場,可以在每區的會所打角子老虎機,或簡單的買彩票。一週七天,有五天可以買攪珠的彩票碰運氣。星期一和星期三有Lotto,星期二有全國的叫Oz Lotto,星期六有星期六Lotto,星期四有Powerball,投注方式五花八門,可以購買單獨一票,也可以有複式的多種組合。除了買彩票,也有Instant Scratch-Its Ticket,意思是即刮即知道結果的彩票。它的獎金較少,通常由一萬到二萬五千澳元左右。所有彩票可以在每區的書報雜誌店,或者在網上購買。每逢有大獎金的彩票,特別吸引多人親自到店內購買。澳洲歷史上最大的彩票獎金是2012年11月8日那一期的Lotto彩票,頭獎為1.11億澳元。至於Powerball是2014年8月21日那期,頭獎獎金是七千一百萬澳元。這些天文數字的獎金,其實已經超過了個人一生所需。不過對許多人來說,又何會嫌棄突然的財富?所以有些人就愛在節日購買彩票,也用作送禮,希望為別人帶來財富。曾經有離職的同事送我兩張即刮彩票。其中一張的獎金是領取即刮彩票一張,開心了一會。到了領到新彩票再刮的時候,就沒有中獎了。

回顧在澳洲多年,中了數次彩票的小獎金,最多的一次像是四十多元,結果還是付出多,收入少。跟大家一樣,總是希望每次的大獎金彩票的頭獎獎金得主是自己,但上帝到今沒有垂顧我。也許他是對的,現在的我精神奕奕,健康還不錯,難道不是已經擁有最好的運氣嗎?

(圖片來源:thelott.com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0月2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珠澳通車】試運3日即通車 游清源批當局做法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