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林鄭有意撤換張建宗 對要事事親力親為「有點微詞」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愈愛愈傷|陳頌紅網誌

2018-11-5 14:00
字體: A A A

讀完比利時作家愛蜜莉.諾童的小說《愛傷害》之後,立刻重看了一遍卡勒德.胡賽尼的《追風箏的孩子》。

並非特別空閒才看小說,而是想搞清楚,愛一個人的時候,是否總在不知不覺間,更容易做出傷害所愛的事。也許說「傷害」太言重,「折磨」會不會正確一點?

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姊妹,甚至好朋友吵架時,發脾氣的一方在事後會這樣為自己辯護:「因為你是我最親的人,我不必戴著面具,壓抑情緒,才會失控。不向你發脾氣,在這茫茫世上,還可以向誰發脾氣?」理由很動聽。真愛不僅要包容,更應該受苦受難。是否就如蜜莉.諾童所寫:「心愛的,如果你能體會到我為你遭受一切的十分之一,你就會欣然接受痛苦,想著你受苦將帶給我來歡欣。」

然而,美國心理學家傑若米.凱根在《真本性的影響力》中卻提出,如果一對夫妻經常吵架,很可能是因為其中一人屬於「抑制型反應者」。這類人,比較傾向「非黑即白」,當受到跟自己理念和道德標準不同的思想或行為刺激時,情緒波動就很大。不但如此,即使只是他們自己覺得達不到對方要求,而產生罪惡感,都會因為內疚而對身邊人變得更不友善,做出各種挑釁行為,希望藉對方反擊而減少自己的不安。

情況就如《追風箏的孩子》中,跟家中小僕人親如兄弟的富家子,因為目睹小僕人被欺凌卻沒有挺身而出救他,心存愧疚,無法原諒自己的懦弱,卻因此不敢面對小僕人。於是他千方百計想令小僕人生自己的氣,例如不斷向他丟石榴、誣陷他偷錢和手錶,意圖激怒他,希望大家至少可以打一場架,讓對方洩憤。

於是我又恍然大悟。有些總說自己有多愛香港的人,卻做出各式各樣傷害香港的事,原來,只是因為愛得太深,愛到內疚,以致不能自拔地折磨大家。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1月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大大轉陣地狂谷創科,講錯嘢搵錯人實聽「窩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