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士元離世終年101歲 上京見鄧小平曾遭許家屯斥「孤臣孽子」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一夜之間打造的關公大災難|王陸|關公拆局

2018-11-14 09:00
字體: A A A

大館自我審查事件,應是香港公關界近年最傳奇的一宗案件。

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大館發出名為「傳媒聲明」的新聞稿,引述總監簡寧天宣布:「我們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因此我們與香港國際文學節緊密合作,尋求一個更合適的場地。我們非常感謝文學節的配合,順利達成有關方案」。

星期五,大館發出第二份「傳媒聲明」,但強調這是簡寧天的個人聲明,交代了「這刻很清楚並未有合適的場地。與此同時,我留意到馬先生曾公開表示,他是以小說家身分出席在香港的活動,無意借大館作為促進個人政治利益的平台,因此……我決定為兩個講座提供場地令節目可以如期舉行。我感謝大館的支持者過去幾日所提出的寶貴意見,並為此事帶來的不便致歉」。

星期六,馬建的兩場講座順行在大館舉行。有香港講者發言前先讀聲明,指大館當初取消馬建演講侵犯寫作自由。會場管理人員一度禁止記者筆錄該聲明,並要求刪除錄音及不可出版。

兩個新聞稿,一個關公大災難,有甚麼成因,會怎樣發展?

一、事件的成因,應是由於有「大館支持者」在「過去幾日」提出質疑,不應讓馬建的講座在大館舉行,但拖延至星期四才作出決定及公布周知。

二、此事的所有責任,會由簡寧天個人承擔,兩份聲明已寫得十分清楚。

三、「傳媒聲明」一詞不是中文習用語,兩份新聞稿似先有英文然後翻成中文,甚至可能經法律及公關専人審閲,因香港賽馬會對處理此類敏感事件應極有經驗。

四、發出第一份聲明後,大館即使能在星期五找到新場地,國際文學節也不可能趕及通知傳媒及參加者,所以第一份聲明的作用可能只是「交差」,向「大館支持者」及相關人士証明已盡力阻止講座在大館進行,但由於找不到地方、趕不及通知、不可能延期及民情反彈群情洶湧等理由,兩場講座仍應在星期六如期舉行。

五、到底誰是連日來不斷向簡寧天提出寶貴意見的「大館支持者」?應不會是大館的團隊職員,因為他們早知馬建的背景,若有懷疑,早已與上司討論及處理。

六、明報記者詢問簡寧天及香港賽馬會當初何人作出取消講座的指示,簡氏及馬會截稿前均未回覆。捲入自我審查爭議,對大館及馬會的公眾形象影響甚大,所以兩機構的企業傳訊、慈善及社區事務、中港持份者聯繫及業務發展主管均會適時參與及共同決定,不讓任何爭議繼續發酵。

七、馬建星期六在大館舉行記者會,只批評大館「自我審查的失敗」,但相信與特區政府無關,因為他能順利入境(其實他持有香港身份證,除非犯事定罪,否則不會被拒入境),令特首可以振振有詞政府「完全沒有參與過這事件」,這是整個事件「不幸中之大幸」。

八、大館的最高權力機構是諮詢委員會,由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任主席;馬會監察大館的代表是張亮,馬會負責內地聯繫及發展的是譚志源,三位誰是這次自我審查事件幕後最有力的領導,由日後馬會與大館的傳媒回應或可猜想得到。

九、簡寧天雖因維護言論自由不力,成為眾矢之的,但估計應不需為此事辭職,因為講座經已順利完成,內部無人再想追究,把大館變成真正的政治活動平台,況且現有的團隊其實並非簡氏自選的班子。

十、馬建自稱今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回港。各方若能守口如瓶,傳媒的興趣很快會自動消失,大館若能與曾經表態的文藝界盡快重建關係,是絕對有望度過這個開幕後第二個關公災難的(第一個是塌樓)。

(圖片來源:大館 Tai Kwun Facebook、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1月14日 上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法政匯思就馬凱(Victor Mallet)被拒入境之聲明|法政匯思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