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於亞太經合組織峰會與台灣代表張忠謀會面 就共同關切議題交換意見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教育路

教育是以民為本,我們一群有心的老師創立「全民教育局」,以專業論教育,全民參與,集思廣益,為制定教育政策出一分力。

花了錢便有成效?|全民教育局HKEd4All

2018-11-17 17:10
字體: A A A

當年梁振英特首有見學生自殺數字飈升,突然在施政報告提出把有精神健康問題(MI)的學生,撥歸特殊學習需要(SEN)資助涵蓋範圍。從此,SEN 由原先八類變成九類。但這個改動,似乎未有深思熟慮,原本的八類 SEN 學生的需要清晰地是教育專業主導,即教師可以在課堂上作出一些調適,便可令學習差異拉近。Ml 卻明顯是醫護主導,教師只能配合精神科醫生指示調適教學過程,卻不能在教育現場第一時間作出回應。強行把 Ml 加入成為第九類 SEN,而又沒有提供適當培訓,其實只是行政上為應對社會訴求,甚或平息民怨,在毫無仔細研究前線專業人員的工作,便草率下的決定。這正是香港融入教育的問題:無心無肺只講錢。

香港在討論融合教育的焦點,很多時只側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如何加重學校負擔,其實是擺錯焦點。事實上,融合教育的目的,不應是讓有特殊需要的人如何融入主流社會,而是讓主流社會如何認識和接納不同需要的人士,令社會發展其多元共融性,把社會效能推上高峰。這是各國際性教育論壇上不容置疑的共識。

支援 SEN 學生的家庭才是當務之急,一旦一位學生確診有 SEN,是否有醫務社工、家庭社工、心理醫生等支援其家人,讓他們更明白如何處理日常生活近身的互動?焦點只放於SEN學生,而沒有放在其週邊共同生活的人,並不是對症下藥的做法,更不是發展性的做法。即使再加資源給學校,也是徒勞無功,因為專業錯配,問題根本不在學校,也未必是教育專業鞭長可及的層面。

難怪香港融合教育的視野之仍然流於吐苦水層面而得不到廣泛認同,由開始改革到現在,只著重撥款,根本沒有相關法例推動,而當 SEN 數目到達某個程度,又設立封頂,美其名就是校本自決,實質是各學校自生自滅,錢花了不會招人話柄,但又怕花太多,所以要為學校封頂。融合教育不講目標和成果,只在乎銀碼。講房屋問題就把眼前問題放大到開盡支票,用盡任何不可逆轉的方式,花三代時間才解決,根本是利益輸送。講教育就只顧眼前利益,缺乏長遠目標,稍加金額就大肆宣傳,但根本解決不到核心問題。

在這種扭曲的政策下,不是讓每一個學生,包括 SEN 學生,能夠發展潛能,令明日社會效能更能發揮,而是當每一個 SEN 學生是討價的眼前利益,融合教育又怎會叫前線員工無怨氣,更不用說成果。

香港,有已發展國家級數的經濟力量,但卻經常被掛著高度自治的第三世界國家式施政拖後腿,很多社會配套措施跟第三世界水平差不多,花得起錢又如何?財大氣粗更可恥和更可悲。

(文:思樂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1月17日 下午5: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貿易戰】習近平指開放合作才能獲得發展機遇 彭斯:關稅或加倍除非中國改變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