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擬將出雲號「航母化」 或搭載可垂直升降F-35戰機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反對派能從失敗中學到甚麼?|王陸|關公拆局

2018-11-28 09:00
字體: A A A

九龍西泛民之敗,不少評論認為李卓人「責無旁貸」。

李卓人若能勝出重返議會,個人將會是最大得益者,因此對落敗應負較大的責任無可厚非,但卻無助泛民思考日後如何扭轉劣勢及阻止對手坐大,因為李卓人的例子和經驗不會再在泛民陣營出現,反之以鎅票為業的老鬼卻極有可能捲土重來。

這次補選建制派(中聯辦為首、民建聯主催)有了鄭泳舜的成功經驗,不單駕輕就熟,可以照辦煮碗,且有更多資源(由幕後到站台),志在必得。

陳凱欣的地區工作,屬民建聯的區域幾全由鄭泳舜代勞,泛民地區則由群星拱照,甚至連海報制服彩色設計也與鄭泳舜的一式一樣,投票日更名人與前高官盡出,不論上街以至透過電話,均幾乎做到「人盯人」,若不是天氣不佳,建制派當天得票可能不止此數。

反觀反對派陣營,備戰工夫艱難何止十倍。無論是成立聯合陣營的方法,挑選參選代表的程序、支持單一候選人代表的方法、爭取公眾支持單一代表的理據,代表的個人優劣與取勝機會、以至宣傳運動的定位策略等,反對派陣營從來都沒有共識(單是DQ的鐘擺效應大小已各持己見),以至內耗甚為嚴重,亦讓馮檢基對自己的「介入」更振振有詞。

姚松炎敗選,「關鍵一票不容有失」的投票目標完全落空,公眾不易明白或未必接受保持分組點票否決權的逼切性,亦令李卓人的個人信念、形象與公信力對失落的選民更舉足輕重,否則他們未必願意再嘗失敗滋味。可惜劉小麗的宣傳運動還懂得發揮這方面的信息,她被DQ後李卓人的宣傳卻無以為繼,李卓人只能予人身不由己,哀兵上陣的暗黑印象,而非早具堅守大是大非、黑白分明的勇氣與信心。

泛民團隊必曾檢討姚松炎敗於對手的原因,亦曾處理朱凱廸不重視地區洗樓的批評,但這些技術比拼一來受制於人手與資源,二來對手的分工及投放亦與時並進,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未計入馮檢基的介入瓜分),泛民只求力補姚松炎地區工作的不足,其實隨時可能是捉錯用神事倍功半。

姚松炎的學歷及入局後的表現驕人,自身實力比鄭泳舜優勝甚多,鄭泳舜仍能取勝,是因為七年的地區工作更有說服力,還是姚松炎空降知名度不夠(對九西選民而言)?李卓人是老鬼,空降九西是否也有同樣問題,還是李卓人的形象與表現不符九西選民的口味?這次支持馮檢基的長者(不可能是年輕人)他日會否重投泛民懷抱?能否及怎樣才能召回因李卓人而流失的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今天還有多少?…反對派如今賽後檢討,許多問題都必須深究,下屆選舉才能更知己知彼,不致平白浪費機會與有限的資源。

展望未來,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建制派的陳凱欣,但泛民卻不能再浪費姚松炎或李卓人。參加選舉只求獲勝,若沒有決心成為過河卒子,感染不到更多選民(不論年紀,老幼並重),反對派只能長期單打獨鬥,變成舉足輕重政黨的機會不會太大。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1月28日 上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國交行廣州分行行長涉違規放貸被國際刑警追捕 家人被限制出境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