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署報告指港台平均收視率偏低 游清源認為以傳統收視計算不公道

曾協助斯諾登律師指受港府與大律師公會施壓 被迫離港

2018-11-30 12:35
字體: A A A

在港執業、曾經為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擔任代理律師的Robert Tibbo,早前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表示,由於港府、大律師公會和法律援助署的壓力,他選擇在一年前離開香港,認為如果他沒有幫助斯諾登和難民的話,現時仍然可以在香港工作。

斯諾登2013年在香港接受媒體採訪,揭露美國當局的秘密監控工程。主力幫助難民申請居留的Tibbo曾協助斯諾登藏身於來自斯里蘭卡的難民家中。Tibbo稱,斯里蘭卡警察曾來港,向那些難民查詢斯諾登的事情,香港警方亦曾向難民詢問關於Tibbo的事,讓Tibbo擔心會被警方指責說服難民捏造,或歪曲他們對斯里蘭卡警方的陳述。但報道引述香港警方指,這次調查「結果表明沒有證據支持刑事指控,也沒有人被逮捕」。

Tibbo續指,有匿名律師向大律師公會投訴,指責他向媒體公開協助斯諾登的難民之身份,危害難民的安全,亦對他們的庇護申請造成傷害,批評Tibbo為對其「可恥吹捧和偶像化描述」的報道提供資料。大律師公會副主席彭耀鴻向該報表示,會中其他協助難民的成員都沒「自我擴張」自身的聲譽,事件無關投訴者的身份,而是Tibbo的行為。

Tibbo自2004年在港執業,主要為法援署及由大律師公會監管的「當值律師服務」工作。Tibbo指法援署於2016年9月起,只肯支付一半律師費,讓他收入大減。法援署答覆該報指,需要Tibbo的書面許可才能回應相關問題,「當值律師服務」則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

Tibbo指,入境處又曾經嘗試以他2016年和2017年兩次請求延期為由,阻撓他代理多宗案件。他續稱,在那段時間,當局重新啟動30個曾被擱置的案件,讓Tibbo工作量大增,認為當局有意向他和他的當事人施壓。同時,入境處拒絕了所有曾經庇護斯諾登的難民之庇護申請。然而入境處回應加拿大《國家郵報》查詢時表示,為加快處理積壓的庇護申請,當局加快了審批工作,處理數量從2014年的826個增加到今年迄今為止的4,546個,強調這是為了整個香港社會和申請人的利益,否認了特殊對待任何人士。

Tibbo稱,他在香港的事業已經完結,他和妻子活在貧窮之中,而香港政府只想讓曾經幫助斯諾登的難民消失,「對我來說,中國政府、香港政府,無論哪個政府都對斯諾登難民感到非常不安(uncomfortable)」。

(圖片來源:FCC [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1月30日 下午12: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利堅最大心結,「特習會」無法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