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抬走的市民自白:印象最深的事其三 ── 對不起,你甚至沒有被拘捕的資格

一位被抬走的市民自白:印象最深的事其二 ── 警隊淪為維穩機器

2014-6-14 20:49
字體: A A A
反東北撥款集會期間,有在場市民表示希望到示威區外如廁,甚至保證主動返回示威區等候拘捕,不過警方卻只允許放行,拒絕讓示威者重返集會場地。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多番與警方現場指揮磋商,警方亦一度表示讓步,答允讓集會人士重返示威區,但其後又反口覆舌。警方拒絕讓示威人士暫時外出如廁,卻又不提供解決方法。迫於無奈之下,示威者只好在場內自行搭建臨時廁所。雖然嚴格來說,警方之做法未必侵害人權,但是否人道卻絕對值得商榷。
 
清場之前,立法會保安走出場外,作狀有事宣佈,隨行記者即被警方遭趕出場外。警方開始清場後,一名記者不但被在場警察阻止拍攝,更被箍頸抬離會場,此做法無疑是踐踏新聞自由,亦令人擔心新聞工作者的安全。
 
新界東北撥款見證議會失效,亦再次令警權問題暴露無遺。昨日與上週五的兩次集會中,警察進入立法會範圍執法,人數甚至比保安更多。另外,警方出動防暴隊,無視使用武力指引,不但錯誤使用伸縮警棍狂插示威者,更明知在無法為示威者清洗眼睛的情況之下,大量使用胡椒噴霧。當警隊淪為維穩機器,市民失去保障,尊嚴、人權及自由皆顯得脆弱如紙。
(撰文:Kenny Wong)(攝/Hei Chan @ USP 社媒)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4日 下午8:4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位被抬走的市民自白:印象最深的事其一──與人民同在的代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