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環時》指糾結於貿戰對華造成壓力「顯得陳舊」 反問誰可「絕不讓步」

郭道 -角度新聞

-角度新聞

資深傳媒人,雖然未能百曉江湖事,卻對諸事略有所聞,自從門常開啟用已不再時常出入政總,卻希望用更貼近公民社會角度,評論分析港共政權如何愛與民為敵。

被操控的選舉 被揀選的傀儡|郭道|角度新聞

2018-12-3 20:14
字體: A A A

關於九龍西補選,泛民主派繼三月一戰後,再次於一對一決戰中不敵建制派,吞下二連敗,至於李卓人的敗選原因,各方均已拋出不同高見,甚至透過票站數據嘗試逆向梳理出失票理由,當中似乎泛民跟本土派難以兼容這問題,已足夠說明一切,或許各方是時候不再一廂情願地以為,當需要迎來跟建制派決戰時,在泛民派與本土派兩雙方,還能把選票歸邊。

事實上,九龍西選區本身就有其天然獨特性所在,在2016年的換屆選舉中,非建制派有四人跑出,分別是黃碧雲、毛孟靜、劉小麗與游蕙禎,而其實菅敗的黃毓民跟民協譚國僑,亦各取2萬票及1.5萬票(甚至假中間派狄志遠亦有1.34萬票),足以反映九龍西選民之光譜,實非常廣闊,而這些選民還有著迂異不同的家庭及經濟背景,例如從基層同中產至中高產,由本地香港人到新移民等,事後孔明,或許任何來自非建制派的單人候選人,就算沒有所謂本土與泛民之爭,要統一取票,本來就非易事。

不過,如此的現象,有危亦有機,危者是由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教授提出的「風雲計劃」,大抵可以被預先判定提早壽終正寢。因為戴教授當中提出風雲,背後的理據,正是分析2016年立法會選舉個別票站得票,發現非建制派的總得票原來高於建制派,故認定在區議會選舉時以一對一方式對決就「有得贏」,但兩次補選似乎已經反映,把不同版塊的選票綑綁,實是不符現實。

但雖然如此,本土派跟泛民主派是否未來能認清時勢,透過例如聯盟方式作政治交易換取彼此的支持?這個或許是由現時至明年底前,各界最要急切處理的議題,不然明年區議會選舉,隨時會更一敗塗地。

至於機會者,如果再放長雙眼,陣營現時的壁壘分明,其實未嘗壞事,因為當在比例代表制下,便形成天然的配票效果,這或許正是2016年選舉時,建制派仍有忌諱,故未有再安插多一人出選,不然純從數字上計算,建制派實有足夠本錢多搶一席。然而,本土派屆時能派出何人出選而能逃過被DQ的命運,就是另一關鍵。

而筆者本文的重點,其實並非想再繼續探討李卓人選票上的得失,反而希望知己知彼,一看有「陳健康」外號的陳凱欣,跟3月時民建聯鄭泳舜在票站層面選票的變化,而「震驚700萬人的現實」,是建制背後的選舉機器,已經運作得非常純熟。雖然陳凱欣跟鄭泳舜的背景截然不同,但他們按票站計的得票,竟然很大部分能維持在少於5%的變化內。

以油尖旺區為例,該區共有18個票站,陳凱欣在當中10個票站的得票,較鄭泳舜於3月時的得票少,惟差距不過是-1至最多-108票,相反另外8個有增加得票的票站,新進帳的票數也只是在15至74票內,由於各票站得票,普遍由1000至2000餘票不等,故數十票的變化,就令不同票站所得選票之變化比率,只介入在0.3%至8.17%間,當中除E16油麻地北是較高的8.17%外,以及E10及E11僅高於5%,其餘變化皆維持在百分之5之內,當中甚至有逾半共10個票站的票數變化比率,是被進一步「嚴控」至在百分之 3以下。

至於泛民主派陣營,成績則明顯有極大分別,就算把李卓人跟馮檢基的得票相加計算,剛過去的補選跟3月時由姚松炎教授出戰所獲的選票之變化比率,只有5個票站的變化是在百分之 3以下。

同樣的情況亦發生在深水埗區!在25票站中,同樣有10個的票數變化比率「嚴控」在百分之 3以下,但陳凱欣未知是否始終表現未見亮麗,加上欠地區工作背景及知名度,較跌票情況較為嚴重,在4個票站皆出現跌票逾一成的情況,惟整體而言,陳凱欣仍基本成功承繼鄭泳舜的得票。

相反,泛民主派在深水埗區表現略勝於陳凱欣,在其中18個票站中,李及馮的總得票都高於當日的姚松炎,部分更增加一成五至近兩成五不等,相信是由於馮檢基過去民協背景而這些地區正是民協根據地大有關係。當然,其實又是否反映了原來在3月補選時,姚松炎實仍未盡取這些選票呢?

而在九龍城區,共有30個票站,但當中3個因選區改劃(G02、G03及G14)故剔除比較,結果在27個票站中,12個屬「百分之 3以下」變化,其中G07嘉道理選區,陳凱欣取得跟鄭泳舜同樣的889票,選票變化是0,是否由同樣的889人投下同樣的一票?此外,在G04樂民選區,鄭泳舜3月共得2239票,而陳凱欣則取得了2242票,兩者差距不過是3票,而該區區議員、西九新動力成員楊永杰在2015年區選獲2310票,可見建制派的過票成功率實在勁高。另外,陳凱欣在G17及G19票站的得票跟鄭泳舜比較,亦只分別多3及1票。

須知道,陳凱欣跟鄭泳舜的選舉工程明顯有別,後者本身是區議員,在地區有一定知名度,而他其實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後,而廣泛利用區內的小巴的士車身大賣廣告;相反,陳凱欣雖然曾當主播又做官,但在地區知名度必然有異於鄭泳舜,其選舉工程亦因建制派的協調需時而起步較遲,加上沒有政績可尋,又沒有明顯政治理念可言,甚至一直不願承認自己是建制派代表,但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幾乎同樣數目的選民會向她投下手上一票?大抵除了「選舉機器」四字,應該再難有更好的解釋了!如是者,其實出選的建制派代表是「任何人」,恐怕所得票數也大同小異吧!

(圖片來源:Yan Chan 陳凱欣 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3日 下午8: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朱凱廸要求港府釐清紅線 游清源:DQ決定在中聯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