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重申支持選舉主任決定 目前沒計劃處理朱凱廸議員資格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夢兆|姚啟榮網誌

2018-12-3 23:23
字體: A A A

近日日間工作繁忙,忙得不可開交。身心疲憊不堪,晚上應該呼呼大睡。卻罕有的發了數個怪夢,現在還隱約記得其中一個場景:夢中我在家中的露台上遠眺,霎時間四周景物不見了,變成一片汚濁的汪洋,房子在洪水之中向前飄浮。起初心中有些慌亂,慢慢房子在水流中穩定了,又沒有那麼害怕。迷糊中半醒過來,知道我還在自己的床上,懶得再想,就繼續去睡了。之後有否再夢見如此的景象,不很清楚了。夢就是如此奇怪,惡夢縈繞最難忘,甜夢不經意逝去。正如想刻意記得那些美好的往日時光,竟然不可能。

什麼是夢?一般來說,夢是腦袋在我們睡眠中製造的故事或影像。一個晚上我們可能有3至6個夢,百分之95的夢應該忘得一乾二淨。再查看網上有關夢見洪水的描述,這個短短數秒揮之不去的夢,看來不是什麼美夢,像惡夢居多。惡夢的產生,多來自一些不安定的心情或混亂的情緒。日間工作中的焦慮和壓力,恐怕就是這個夢的起因。睡眠分5個段落。第4個段落是熟睡,只佔全部睡眠的百分之12至15的時間。接着是清醒前最後一個階段,叫做快速眼部動作(Rapid Eye Movement )。特徵是呼吸變得更加急促、不規則和短,眼睛抽搐,四肢暫時癱瘓,心率加快和血壓增高。當在這個階段驚醒過來,會記得那頃刻作的夢。至於早前在整個晚上連續出現的數個夢,無論好或惡,令人懼怕或沉醉,就不可能記得起了。這個階段,約佔全睡眠的全部過程百分之20。

既然出現過一個惡夢,心中戚戚然,總是覺得有些怪,不過也無須把它認真看待。回想以前買過一本釋夢的書,把夢兆的內容詳細整理、分類和解釋,頗為有趣,放在書架上多年,但這一次也沒有認真翻開它看清楚。老實說,死生有命,人禍可以避免,天災有時真的很無情,也無奈。況且現在要釋個夢,上網查証,大大小小的網站,四方八面的回應,總會得到一些大概,信不信由你,更不需要找人詳細占卦問卜了。到了這星期三遇到新州百年一遇的大雨,在短短一天下了近一個月的總雨量,才知道原來大自然的力量令人嘖嘖稱奇。當然豪雨不會迅速淹沒悉尼這個城市,但令人大小街道變成澤國,並非不可能。本星期初的氣象預報,就料到星期三悉尼市大部分地區,都受到豪雨侵襲。氣象圖所見,有一大片豪雨帶,在清晨時接近我居住的區域。我家離開悉尼市中心十多公里,當然受到影響。

那天起牀時雷電交加,閃電在窗外不斷閃,雷聲響在耳際,震動得房子搖晃,可見得這場暴雨非同小可。駕車上路,狂雨打在擋風玻璃上,有時候前方視線不過百多二百米左右,大家的車子都慢慢前進。慢線的車更不時走出快線,因為路邊積水太深,行車十分困難。從家出發,正常情況下,35分鐘就該回到辦公室。那天過了35分鐘,我還在通往市中心的維多利亞道(Victoria Road)上。沿途要經過三道橋。車子經過Gladesville橋,橋身是拱形,在橋另一端連接陸地的慢線已經給雨水淹沒了。幸好有一輛工程車停在路上,提醒司機要走快線。在倒後鏡一看,水深近一米。接着要經過Iron Cove橋。Iron Cove 橋是短橋,沒有積水,迅間經過了。到了澳紐軍團(ANZAC)橋,在出口的地方遇到積水近半米,前方的的士閃着警示燈不前進,我踏下油門繞過它,原來湧起的積水已經可以淹上車頭。雖然僥倖通過,心中卻開始發毛。

駛進市中心,雨勢稍減,但到了大學附近,跟隨其他車輛,才看到前面有一個大面積的積水區,不加思索就隨前車前進,積水再湧上車前,慌得踏盡油門,心想慢下來隨時有引擎失靈的可能,幸好最後安全抵達辦公室。下車一看,車前的號碼牌給沖走了。那時候才回想剛才數次經過水深地帶,不理後果魯莽強行衝過的一幕,實在可笑。以前看到新聞報導說有人駛車衝入給水淹沒的街道,結果車子失靈開不動。我曾經嘲笑他們如此不理智。到了今天,原來自己也是如此這般笨。

車前號碼牌沖走了,怎麼辦?首先要向警方報失,只需要撥個電話,過程順利。那端的女仕說即使沒有車前號碼牌,我還可以有一次機會駕車直接往新州的政府服務處換領車牌。後來一想,悉尼市中心有一個辦事處,去一趟如何?結果職員說我要把車後的號碼牌一併交回才接受辦理,心想,就這樣製作一個新號碼不就可以嗎?原來把車後的號碼牌一併交回,就是要取消舊號碼,給我一個全新號碼。這樣做是避免有人在路上拾獲我的車牌,作非法用途。最後再到辦事處,付了費,職員就在櫃子裡取直接出一對新的車牌號碼給我。無論我喜歡這個號碼與否,只得接受。

我把車前號碼牌順利裝上,車尾的號碼牌的螺絲孔卻和車身上的接孔不吻合。於是找朋友幫忙,鑚開一個新孔,才把車尾號碼牌安裝好。接着也要通知保險公司和辦公室的保安更新資料。折騰一番,終於把一切工作完成,輕了一口氣。看看車子,除了換上新登記號碼外,沒有什麼不同。回想這數天如此忙碌,不是夢兆,都拜我霎時衝動所致。生命中許多事情,往往不是走向前,而是不斷重複:徒然地由零開始,最後又歸於零。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傳掌文化局 前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因病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