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議員高叫口號抗議朱凱廸被DQ 梁君彥宣布取消特首質詢環節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反對派前路茫茫?|王陸|關公拆局

2018-12-5 09:00
字體: A A A

西九補選,兩次俱由建制派勝出,是否表示民意經已一統,偏向支持建制,又抑或是恰好相反?

今天進行民意調查,反對特區政府及中央的比例應會大增,因為最近的連串政治事件,足讓市民清楚看到:昔日引以為榮的香港價值,今天幾已蕩然無存。

最近的陳凱欣當選,非靠政黨歷練、地區工作或個人實力,全頼中聯辦下令欽點、建制跨派別合作、內外投入無限資源,但畢竟仍是一次公開公正的選舉比併,所以敗方無話可說,但隨後朱凱迪參選村代表的被DQ,卻把香港人由失望推至絕望,由心淡變成心死。

朱凱廸被DQ的先例一開,日後特區政府可任意把任何人士拒於任何議會、公職、社團組織以至公務員系統之外;而傳媒的文字與影像個人言論紀錄,亦可能成為被DQ以至繩之於法的罪證!

尤有甚者,由「秋後算帳」「落井下石」動機出發,以言入罪的追殺行動,更由建制派政黨(如民建聯)和個人(如吳秋北)不斷提出,來測試市民的忍受程度,以便策劃進一步打擊反對派的方法,令對方徹底出局甚至消失。

DQ可以對任何參選人落閘,23條足令任何批評口,港人熟悉的法治精神與言論自由融合於內地的政治體制與管治系統,香港又焉能不成為另一中國城市!

如今特區政府的目標,是培養更多機會主義者會識時務變俊傑,成為特區政府以及中央的支持者甚至代言人,即使在傳媒以至街上遭人另眼相看,也會自動甘願華麗轉身,而非與反對派(泛民)終極和解,各有生存空間、價值與貢獻。

這個目標的轉變,反映了中聯辦以至中央政府不再重視香港人對祖國的觀感與彼此的關係,即使民心背向甚至抗拒,特區政府也須秉承貫徹執行北京指令,把反對聲音如癌細胞一樣給徹底分裂及消滅。

若不是現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曾經「享受」港式法治與人權自由的港人必不會甘心無言接受這個「歸中」改變,有能力的人會因而考慮移民,沒有能力的如何尋找發洩藉口與對象,特區政府當然不會輕視,以免影響管治。

如天香港人關注的焦點,多放在朱凱廸及泛民對被DQ的應對,但其實這議題大局已定,特區政府不可能收回成命,泛民的行動亦無以為繼,因為無法達至共識,為抗爭應付出甚麼代價。

其實與此同時,法庭內正進行梁天琦等人的聆訊,審判結果會對香港的年青人有更大影響,因為量刑的大小,會引起年青人怎樣的反彈,理應在特區政府計算與掌握之內,如果更多人會因此而受嚇馴服歸降,又或是變得犬儒冷待政治,卻可變成現屆政府及中聯辦的政績,所以他們志在必得。

現役各級議會的反對派議員處境則最為尷尬,激進市民會要求他們盡快採取行動表態反抗,包括集體辭職或尋求外力支援。特區政府會否「幫助」這些議員體面下台,以免激起更大民怨,又抑或是趁機再進一步凸顯他們的無力與無助,中聯辦應會很快便有最新指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5日 上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嶼山填海】政府擬明年底展開中部水域人工島可行性研究 最少花費5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