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朱凱廸被DQ是莫須有 嚴重破壞容許緘默權的港式法治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長大的悲哀|陳頌紅網誌

2018-12-6 14:00
字體: A A A

喜歡看YouTube多於Facebook,因為覺得YouTube的內容,比 Facebook精彩、多元化,也有更多珍貴、有趣短片。有時候搜尋某些內容,又順便可以看到更多同類型片段,隨時有驚喜。

前幾天無意中發現一條短片,主持人提出一條問題,讓五十個不同年紀、不同種族的男女去回答。問題是:「如果你能改變身上任何一個地方,你最想有什麼改變?」十多二十歲,至三、四十歲的人,都很快能想到要改變什麼:「我想長得高一點」、「我不想要這胖胖的臉龐」、「耳朵太大了,像小飛象」、「變走生完孩子後留下的妊娠紋」、「自小就被人取笑我的大額頭,最想改變它」、「人們都喜歡大眼睛的美女,所以我想擁有一雙大眼睛」……。

如果有人問我想改變身體上哪一處?相信我會跟其中一個女子回答的差不多:「只可以改變一樣嗎?」很貪心,因為有太多想要改變的地方。

然而,當工作人員再問一批小孩子同一條問題時,他們的答案卻是:「我喜歡尖尖的耳朵」、「我希望背脊會長出一雙翅膀」、「假如可以有瞬間移動身體功能就好」、「如果能擁有一雙像獵豹的腿,會跑得很快」、「我希望我的嘴巴會變成鯊魚嘴巴一樣大,那就可以吃很多東西」、「我很喜歡自己的身體,除了,想擁有一條美人魚尾巴」。

在另外一條短片中,一個七歲男孩,跟一個六十四歲伯伯,討論有關年輕、年老的問題。男孩問伯伯:「你想再次年輕嗎?」伯伯說當然想,除了因為有更多時間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之外,還可以天馬行空,發揮無窮想像力。男孩立即表現得一臉同情,說道:「聽起來真悲哀,現在你已失去想像力。」

對啊!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長大,令我們漸漸失去孩童時代的想像力,也開始對自己能擁有的一切,愈來愈不滿足?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指選舉主任要求超出條例規定 顯示「擁護」「效忠」適用人大解釋以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