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明年元旦舉行遊行 強調最重要力量是民間社會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躲於黑暗看自己發亮|陳頌紅網誌

2018-12-18 14:00
字體: A A A

甚少回應網民的謾罵。有一次例外。

因為在Facebook上看到一條貓貓站著望窗的短片,便開心分享。眾多留言中,有一個特別突出,因為他指責我「竟分享虐待動物短片。貓是不可能這樣站著,牠的頸項肯定被綁上繩子再往上拉,想不到你如此殘忍」。

我細心研究該短片,完全看不到所謂的繩子,然後回覆他,我養過七隻貓,以多年經驗所知,貓是絕對可以站直身子,不需任何協助。

明明只是一條貓貓短片,都惹來批評。所以,香港第一個登上珠峰的女性曾燕紅,被網民圍攻「只顧自己理想,不理他人性命」,就顯得太正常了。更難得的是,在不費吹灰之力間,酸民就能抓住她見死不救的痛腳,然後大大發揮。其實除了見死不救,也許還有太多應該要批判的事,例如要家人為她擔憂,無情!害母親每天凌晨三時起床煲湯,不孝!把可以照顧家庭的錢花在個人理想上,自私!在送給母親的圖畫上,寫了幾個簡體字,左膠!回港後接受大台《東張西望》訪問,討厭!並沒有在珠峰上大叫「我為所有香港人爭了光」,可恥!

在這種個人光輝時刻,酸民的湧現,已是見怪不怪的現象。根據《網上心理學及行為》,美國瑞德大學心理學及精神病理學教授John Suler指出,網路的匿名(即使有名字、有個人圖象,都可以造假)、隱身(不必跟受害人溝通,有任何不妥,隨時全身而退)、時間異步性(構思一段時間,在雞蛋挑到骨頭才留言)、分離性想像(只憑自己想像就斷定他人的性格行為),以及權威失效(在網上,管你是什麼地位、身分,我都有本事「在你面前」辱罵你)等等,都造就了酸民出現。他們少了面對面的心理負擔,更容易漠視他人感受,而把自己看成是權威,躲於黑暗欣賞自己發亮。所以最愛酸人的網民,通常,都是現實生活中失敗的一群。

(圖片來源:cole dane YouTube影片截圖,圖非文中提及影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1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近平:恢復對港行使主權洗雪百年屈辱 共築中國夢意志更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