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侵部署做瓜香港,出年5月送入殮房!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迷戀鏡中人|陳頌紅網誌

2018-12-22 14:00
字體: A A A

也許你會有同感:照鏡時,你偶然會覺得,其實鏡中人長得不太差,那三十八度又六分五的側臉,還算得上好看。於是,你牢牢記住鏡中最漂亮的角度,重複練習令自己也陶醉的表情,準備在下一次拍照時,大派用場。

拍照了。你很落力地表現出最好一面,連臉上哪一條肌肉應該運動,哪一條不,都沒有搞亂。真期待這一次的照片,有令人驚嘆的效果。誰知道,當你翻看完成品,大概在芸芸一百張照片之中,頂多只能找到三五七張,叫做稍為見得人,其餘的,不是歪了臉,就是鼻孔朝天,再不,雙眼的眼神令人想起一條剛反肚的魚。你盯著照片中的自己,超級沮喪。之前在鏡子前練得爐火純青的迷人表情呢?記得比乘數表還要熟的最上鏡角度呢?肯定是拍照的傢伙沒耐性,肯定是陽光燈光都出了問題,肯定是手機質素太差,肯定肯定不是你。

不過,芝加哥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卻殘忍地說,不,這都是你的問題,跟其他人無關。原來,我們印象中的自己,是鏡裡面那個跟我們左右相反的人,然而,那並非我們的「真身」。照片中的自己,才是別人眼中的我們。當影像相反時,左臉變成右臉,右臉變成左臉,無形中令我們看起來更對稱,美化了樣貌。拍照卻沒有左右調換的問題,所以我們老是覺得照片中的自己不及鏡中的好看。上世紀七十年代有研究發現,當要求受試者挑選自己認為拍得最漂亮的照片時,他們都偏好那些被刻意反轉底片沖曬的個人照(《個性與社會心理學通報》)。

紐約電腦專家John Walter發明的true mirror,跟我們平日用的鏡子完全不同,它沒有左右對調,而是別人眼中自己的真實反映。四成五用家指出,第一次看到這面鏡中的自己時,驚惶不安,兩成人極不喜歡鏡中人。由此可見,我們愛上的往往都是假象,真相始終太殘酷。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2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鄭若驊僭建】刑事檢控專員就不控鄭若驊僭建發聲明解釋理據(全文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