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中國夢|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鄭若驊可以拖得到幾時?|王陸|關公拆局

2018-12-22 08:00
字體: A A A

律政司的鄭若驊休假至月尾,立法會的梁美芬下月底才邀請司長出席介紹檢控政策,兩者目的其實一致,就是給自己更多時間,為UGL事件做足準備。

誰也明白「避得一時,唔避得一世」的道理。鄭若驊如今肯定已身不由己,即使有建制派在立法會護航,市民是否接受,誰也拿捏不準,幸好民情反彈無力,下屆選舉又遙不可及,所以保皇黨有恃無恐,下月在立法必會致力幫鄭若驊為UGL事件正式劃上句號。

梁振英在UGL事件中最惹人疑竇的地方,反對派迄今似乎還未有人能將之變成公眾容易明白和記憶,以及律政司長無法迴避回答的問題,並在下月底前公布周知,事先高調要求律政司長正式逐一回答,因此鄭若驊屆時只須配合梁美芬的安排及要求,讀出下屬撰寫的「統一口徑」(line-to-take),即可交差了事甚至全身而退。

律政司發言人以有人申請司法覆核為理由,不會再作評論,以免影響司法程序,這也會是鄭若驊的強力護身符之一,絕對有助事件能逐步淡出,因為司法覆核申請最終必不成功,但卻可讓政府從此免責及收口。

律政司不尋找外援徵求獨立法律意見,一石撃起千重浪,就連湯家驊也同意調查了耗時四年,沒有理由不做這最後一步。法律界群起攻之,如果鄭若驊逃避回應,將會賠上個人聲譽,成為UGL事件的最大受害者(梁振英終因能置身事外,反變成最大受惠者)。

鄭若驊為甚麼一反過去律政司慣例,肯把責任及壓力全攬上身?理由之一可能是案情細節及內部證據不能向外界或獨立專業人士公開;二是希望藉此再立先例,從此毋須倚靠外人背書律政司的任何決定,進一步向祖國的作業方式靠攏;三是沒有足夠信心,能找到一位同聲同氣的資深大狀,肯接下這個案子,……

法律界普遍認為,要在外邊找到一位肯力撐律政司決定的資深大狀不難,因為只要願意一試再試,總會遇到雙方一拍即合的法律專家,況且尋索過程不需公開,直至找到合適人選甚以至達至滿意結論方才公開專家人選的名字也是慣見平常,可惜如此保險的慣例,鄭若驊指也放棄不依,遂令她在法律界也找不到一個支持聲音,唯有倚賴梁美芬在立法會主持大局,及御用作家扮作輿論發聲。

鄭若驊為了自身及香港法治的清譽,會否在下月底前找到提供獨立法律意見的合適人選,然後在立法會上正式宣布,令梁美芬及建制派大獲全勝,反對派從此收聲?若非有難言之隱或面子問題,其實這應是律政司以至廉政公署調查人員最想見到的終極結局,因為任何人的質疑,都可以交由這個獨立法律專家外援代為拆解。

反對派在此期間,如何凝聚公眾力量,把問題及質疑變成社會共識,集體要求律政司長逐一公開回應?如果事件備受國際關注(特別是律政司長處理案件的手法),特首及司長將更避無可避,市民要求尋找獨立法律意見的壓力亦必會更大,但這可會是反對派的終極目標?

反對派其實也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自行延聘海外的專家獨立法律意見,證明律政司不起訴梁振英的不當,如果雙方的法律代表毋懼直面交鋒理性辯論,港人又怎會不倒履歡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22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馮富珍獲封「『一帶一路』衛生領域合作推動者」 游清源質疑只因做足中央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