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彥:中聯辦唔係食人唔𦧲骨,入咗去唔係出唔返嚟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教育路

教育是以民為本,我們一群有心的老師創立「全民教育局」,以專業論教育,全民參與,集思廣益,為制定教育政策出一分力。

最傷心的病房|全民教育局HKEd4All

2018-12-29 16:00
字體: A A A

醫院,係阿臣今年都幾多出入的地方。不論係病人定係探病嘅身份,阿臣都因為咁樣而出入唔少次醫院。做病人嘅時候,睇到自己嘅親人、朋友嚟探病,固然會因為有人關心自己而感到安慰,但同時間亦都覺得內疚,係因為要自己愛嘅人擔驚受怕、奔波勞碌。但,做病人嘅我,最少響我病嘅時候,唔會有人因為我病而鬧我。

但係,去到一款病房探病,卻偏偏會見到、聽到呢啲情況。香港社會,對精神病的認識,真係比鬧咗好多年的性教育更差。除了相關的非政府機構努力宣傳之外,學校的教育鮮有提及。近年也只是因為學童自殺浪潮嚴重,才勉強多提了一點有關於抑鬱症的問題。性教育,最少學校都仲會一年一度,搞一個聽完都唔明做咩嘅性教育講座。但精神病、情緒病,連提都唔提。

對精神病的錯誤認識

精神病的成因複雜,包括生理因素、心理因素、環境因素、遺傳因素等。生理因素包括腦部的化學物質失調、腦部受損或其他身體疾病;心理因素就包括個人性格、情緒等等;環境因素則包括生活壓力、重大轉變、創傷經歷、藥物作用等等;而精神分裂症、躁狂抑鬱症等則有遺傳的因素。可惜,香港社會仍視精神病為忌諱,不願多談。因此當有家人、朋友患上精神病時,就會變得不願多談。

筆者到精神病病房探朋友的機會不止一次,但每次走進香港的精神病病房,都是一個相當痛苦的經驗。經過重重的鋼閘、走進病房之中,每次只能有兩人探訪,可以容許換人、可以不容許換人,重重登記後,才能走進病房中的探訪區,經病房的職員叫出名字,病人才走出來見到探訪的人。筆者不是說這種設計沒有實際的需要,但實在沒有顧及病友及其家人的尊嚴。

更甚者,是聽到來探望親友的,其實都好像不大明白自己在說甚麼、做甚麼。說要鬧醒病人,甚至威脅打醒病人的,固然顯得其對精神病的不明白。但也有些在說「你唔好諗咁多啦」、「積極啲」、「要開心啲」等等,其實都係不知自己在說甚麼。「你要振作、快啲好返」,其實也是同樣不明白。聽得筆者最傷心的,是有探訪者與其親人吵架,並勸其媽媽不要再理會那個親人,說「他(病人)是廢人,理佢無用㗎」最後那媽媽光火得要趕那個親人走,著他不要再來。

可能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但顯出的問題,就是香港社會本身不大明白精神病,更不明白該如何面對精神病、支援病友及家屬。一個已發展地區、財政豐裕、政府無甚欠債,但對市民的關顧不甚了了,何等欷歔!

(撰文:阿臣@全民教育局 HKEd4All)(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8年12月29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孟晚舟被捕】涉工作簽證問題 加拿大教師麥基弗獲中國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