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中綫紅磡站再發現鋼筋螺絲帽未經連接 港鐵稱已交予警方調查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手機恐襲|陳頌紅網誌

2019-1-8 14:00
字體: A A A

不知道應否多謝whatsapp。有了它,不必付長途電話費,都能隨時隨地聽到遠方親友的聲音。有了它,每天早晚都可以跟父母「通話」,儘管大部分時候的留言都很無聊,例如爸爸會說「我們想去In & Out吃薯條,等你來開車」,媽媽會說「今晚煮你喜歡的紅燒魚和栗子炆雞,快開飯了,速回」,來回十幾個短訊都像小孩玩家家酒,但兩個老人家有如此興致,當然要落力配合。

就是因為它,現在逢星期六晚打電話給父母,我變得可有可無。才剛「喂」一聲,他們就說「叫你老公聽電話,不跟你聊,我們平日whatsapp就好了」,真無奈。

也是因為這類通訊app,最近令父母不勝煩擾。話說他們「被加入」了一些內地親戚的微信群組,本來大家多了聯繫,互道近況,是好事。但美國和中國有時差,問題就來了。由於洛杉磯常發生地震,妹妹叮囑父母,手機要放在床邊,而且不能關掉聲響。萬一有狀況,他們逃出屋外還能第一時間互通消息。所以睡覺時手機長開,是父母多年習慣。但自從加入群組後,他們經常在半夜兩、三點,收到內地親戚一則接一則的短訊。最近有一晚更誇張,親戚非常自豪地一口氣傳送了五十多張孫兒的照片過來,令父母抓狂。惟有教他們把「多產」群組的提示聲關掉,才不必再忍受夜半凶鈴。

群組的恐襲式威力,我早已見識過。每個群組都有些成員,有本事把最有耐性的人,變成躁狂症患者。有時候又把群組當成是自己公司的宣傳平台,不停賣廣告。這星期,我開始在群組中收到中秋月餅優惠。才是農曆五月,今年還有閏六月,太早了吧?那位推銷的朋友寫道:「既然十月都係拜年時,月餅優惠更加唔可以遲。」雖然不太理解這兩句話的邏輯,但因為它押韻,叫做花過心思,便原諒他一次。有人說群組會摧毀友誼,不是沒可能。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2019,習總會死喺「九字大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