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被囚加國公民上訴遭加刑至死刑 杜魯多:極度關注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習慣言論自由|陳頌紅網誌

2019-1-15 14:00
字體: A A A

最初介紹丈夫認識我的好友時,他對他/她們其中一個印象是:你中學的同學,好像都不喜歡直接回答別人的問題,總在繞圈子。是不是都擔心別人了解自己的真實想法?

也許是,也許不。更有可能是,慣性埋藏心事,不相信能暢所欲言,以致時刻像貓兒試探身前的水,小心翼翼,以免遭殃。

例子一:念中一時,有一次學校旅行,班主任跟我們坐在草地上吃著茶葉蛋和午餐肉三文治之際,忽然和藹可親地道:「中學生應該有自己想法,如果你們對老師,包括我,有什麼意見,隨時可以提出來。」當時有一個男同學很雀躍地問:「真的可以?」班主任大力點頭。男同學說:「我覺得你好偏心,對女同學好過男同學。」所有人都愣住,因為大家看到班主任的臉色沉下去。過了幾秒,班主任說:「絕對沒這種事。事實上是女同學比較乖,你才有此錯覺。」真也好,錯覺也好,自從旅行之後,班主任對那個男同學特別挑剔。加上他本來就不是好學生,受罰機率自然更高。

例子二:中三時,有一個星期,碰巧安排了四科測驗。當時很多同學請求班長向老師反映,看看能不能把至少一科測驗,調去下星期。那天物理老師在上課時問我們:「聽說有很多同學想把測驗延期,讓我看看有幾多人?」很多同學,包括我,都充滿希望地舉了手。豈料老師說:「舉手的,就是平日不用心上課、回家也不溫書的,你們要認真反省。」所有測驗當然如期進行。

明明以為舉手示民意,誰知道是要掃瞄「壞學生」。一次又一次的教訓,同學怎會再有膽子直率講出心中所想?

從幼稚園到預科,都是念同一間學校,不清楚其他學校的學生是否有類似遭遇,所以無從比較。但那些年的經驗就是:不敢相信直抒己見會有好結果,更不相信言論真的自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1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行止:政府或下年恢復長者綜援舊制 營造豬欄效應鞏固年長選民對建制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