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晶被捕】華為解僱涉間諜活動高層 波蘭籲歐盟北約就應否禁華為展開討論

【5周年感言】852兵團游清源:我搞852郵報,不過想做……

2019-1-13 12:00
字體: A A A

過去,就是未來。
未來,就在過去。
香港的過去,就是香港的未來。
香港的未來,就在香港的過去。

或許,852郵報的未來,也可以由五十年前說起。
五十年前,我的身高只夠我看到飯桌上那隻豉油碟裡的一磚腐乳,當時,「我的志願」是「做戲院帶位員」,因為,可以免費看到另一個世界。
一個我認為存在的不存在世界。

你也許會認為,我很沒志氣。
你說得對,我很沒志氣。
但是,我必須承認,曾幾何時,「做戲院帶位員」的而且確是 「我的志願」,而且認真到寫進作文簿,結果換來中文老師的「另眼相看」。

天地良心,舉頭三尺,滿天神佛都可以為我作證,由細到大,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做醫師、律師、工程師。
我認為,能夠活在電影世界裡,就好。
我認為,每次推開戲院的「太平門」,外面的世界仍然太平,就好。
我甚至認為,有朝一日,當我看到戲院銀幕浮現「劇終」這兩個大過大笨象的大字時,我剛好吐出帶著煨魷魚味的最後一口氣,就好。

我就是這樣的一個毫不長進的不肖子,若非香港變、中國變、世界變,我不過是茫茫人海裡面一個毫不起眼的「帶位員」,分別只是每次進戲院,都會帶著一包煨魷魚,如此而已。
但是,正如戲院門前早已經沒有叫賣煨魷魚的小攤小販,香港也早已經不是我熟悉的香港,情形就像當前香港的街頭巷尾都充斥著「雷聲大、論點小」的普通話一樣。

長話短說,時光如星光,當你見到天上的星星,其實已經是幾億年前的痕迹。而你鍾情的那顆星,甚至早已經不再存在。
五年前,當我發現,連電影都沒有自由,我還有什麼可以追求?
2013年中,一直都好有香港情懷的導演陳可辛,拍了一部裝作有中國情懷的《中國合夥人》。
而當我推開「太平門」,不認、不認、還須認,我的電影世界,已經一去不復返。
然後,就是「無地自容」,就是要「被辭職」,就是要離開改變了我一生的《信報》。
2013年11月初,當我推開《信報》的大門,不認、不認、還須認,我的香港,也一去不復返。
正如「多啦A夢」不是夢,「信報門」也不是「隨意門」,不是一推開,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到哪裡。
擺在我面前,可以選擇的選擇,其實,只得一個,就是繼續走我要走的路。
一來回頭太難。
二來回頭太慚。

正如黑澤明說,他只懂拍戲,只好繼續拍戲。
而我也只懂寫寫字、說說書,只好繼續寫寫字、說說書。
當然,我必須承認,最重要的是,我過不到自己那一關。
我過不到「看不起自己」這一關。

我不想我這一生都在「看不起自己」的情況下度過,更不想在「看不起自己」的情況下斷氣。
於是,我就惟有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創立852郵報,繼續寫寫字、說說書,為的,真的只是不想「看不起自己」;或者正面一點說,為的,只是想做一個人。
一個可以隨心隨意講真話的人。
殊不知,就這樣,捱了五年,期間多次想過放棄,也給過自己諸多藉口,但是,之後,還是繼續下去。

思前想後,唯一理由,還是因為不想「看不起自己」,還是因為只想做一個人。
不幸中的小確幸是,五年來,愈來愈多相交和神交的朋友,直接或間接讓我知道,我果然尚算是個人,令我不至於過分「看不起自己」。
如果,這樣也算是「成就」的話,那麼,我的「成就」就是,我用過去五年證明到一件事,就是,人,是可以這樣活下去的。
人,是可以這樣活下去的。
我相信,五年後,五十年後,以至五百年,甚至五千年後,人,仍然是可以這樣活下去的。

雖然,由於「時代錯誤」(anachronism),令到即使只是想做一個人,也要付出做人的全部代價;但是,正如人是在錯誤中成長的、在錯誤中糾正的、在錯誤中自我完善的,所以,這個錯誤的時代,也應如是,更應可以。
史提芬史匹堡說過,他不喜歡這個世界,所以決意要創造另一個世界出來。

最後,衷心感謝,過去五年和我一起走過死蔭幽谷的支持者。
未來,我不怕遭受傷害,因為,有您與我同在。

游清源
書於852郵報五周年前夕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13日 下午1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國人口2029年後開始減少──對香港的啟示|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