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蔭權昨刑滿獲釋 鄭經翰回覆指「梗係想佢好啦」

【5周年感言】明哥:毋忘《852郵報》的初心

2019-1-16 18:00
字體: A A A

《852郵報》五週年了,沒有可喜,仍是可賀。

沒可喜,是因為《852郵報》誕生於香港艱難之時,新聞自由開始亮紅燈,言論自由陸續現禁忌,而中共的魔爪之延伸,卻其實已是無所不用其極。

仍可賀,乃是由於在如此困難中,仍逆境生存自強足足五載,當有網媒早已提早熄燈,有同業無奈退場,就連曾經眾籌最成功的,也面對財困而要大減人手,雖然以上部分境況,《852郵報》同曾經歷,但在5年下來1800多日之後,最少,《852郵報》仍是能站立得住。

如果有在這過去5年於香港傳媒這行業混過,甚至貪心地想認真地混一下,其中之一的感慨,大抵會是何處是天堂?甚至是,還有沒有天堂,因為那是一個如同地獄般的試煉場——內外滿交困:對內,是沒法好好的維生,雖然金錢不應是王道,但在一朝閂水喉而也只需要這簡單一招即能滅聲的無形威脅下,恐怕已再沒有傳媒機構可以獨善其身;對外,是當權者對負責監察他們一言一行的傳媒工作者之蔑視,他們不再懼怕自己的謊言被揭破,甚至於赤裸裸地公然造假,單舉一例:一條的沙中線工程鋼筋問題,傳媒再踢爆再大的大話,似乎都已無補於事。順帶一提,曾遺憾傳媒針對事件作出報道更明言是失實的港鐵,至今仍就如此的誣衊欠一個道歉。

而在這些困難之上,還未計傳媒中人要面對獨裁政權的打壓,當國際傳媒的駐港代表可以被無理取消簽證,誰又能保證今天攞正牌開門經營的異見網媒,會在不久將來也面對被拒絕發出商業登記,甚至有天誇張地但其實絕不誇張的被指是非法組織因而換來被取締?

所以,單是以上的理由,香港此刻仍太需要《852郵報》了,不是因為她可以做的事很多,而是因為她能做的事仍然很少:她仍然未能為大家建構足夠廣闊的平台,以至令大家可以無畏無懼就解決香港問題交流意見;她仍然未能建立夠大的影響力,去在霸權與歪理當道的世代,發出足夠令群眾深省的吶喊,而這些,本來就是有風骨的傳媒中人在如此世道裡的應有之義。

所以,雖然路再難走,只要是有心志繼續守護香港,我們看來也別無選擇的迎難以上,守護著每一個的平台。而作為曾經一起建立這個小天地的初創成員,既有幸當日獲青睞然後能每天在《852郵報》大寫直書甚至齋噏唱歌,說實在,那是投入傳媒行業以來最光輝的日子。雖然,因為休息太少,表面看來卻總是沒精打彩。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而在這個被揀選的時代裡,無論如何,也必然繼續與《852郵報》並肩而行,這句話,一世有效!

更要記上一舉的,是猶記得當日《852郵報》創辦之時,這個新生傳媒機構所抱有的一個宏願,就是以追求真知灼見的高質與即時評論,捍衞新聞及言論自由為志,願這個「初心」一直不變,也肯定這初心一直未變,倒是因為資源上的困乏而不如所願矣。

共勉!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16日 下午6: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傷痕文學代表人物白樺逝世 胡發雲憶《苦戀》爭議嘆「別太早輕信新時代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