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瑞典大使館斥媒體虛構炒作 稱「不做損害他國利益的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整容上癮|陳頌紅網誌

2019-1-20 14:00
字體: A A A

不滿意父母賜給自己的樣貌和身材,找整容醫生修葺一下,增強自信,也無可厚非。

有些人可能只是割雙眼皮,令眼睛看起來大一點,不再「有眼無珠」;有些人只是抽眼肚脂肪,不想再被朋友取笑「有兩個購物袋在眼下」;有些人把過短的下巴拉長一些,只望晚景無憂,不必睡天橋底。這些整容,完全可以理解。

我曾經整容──如果為牙齒套上牙套也是整容的話。剛回流香港時,好友帶我去赤柱玩。在一間海邊餐廳午餐時,看到菜牌上有鮮蟹肉三文治,似乎很吸引,便點了它。正當大口大口享受著蟹肉的鮮甜味美時,突然「咯」一聲,門牙咬到硬殼,慌忙把嘴裡的東西吐出來,但感到牙齒有點不妥。拿出鏡子一照,門牙已經崩了一角。第二天到牙醫診所求救,牙醫說,一了百了的方法,就是把整隻門牙鋸小,套上牙套,否則只補一角,有可能再剝落。從此之後,對有殼或太硬的食物,統統敬而遠之。尤其吃生拆蟹肉、龍蝦肉,都會小心咀嚼,生怕再出意外。

所以大部分整容,都應該是向「美」邁近一步。你看那些韓星,如果把他們整容前與整容後的照片比較一下,就不得不承認,確有天淵之別。

不過這幾年卻頻頻出現整容上癮的例子,像內地的「蛇精男」,眼睛大得像燈,下巴尖得像刀,已經不似人形,沒可能用好看去形容。最近在內地節目《厲害了我滴星》亮相的「芭比迪麗拉」,更令人滴汗。這個十九歲女孩,自稱「中國第一芭比」,看上去跟沒生命的充氣娃娃無異。她還說:「我喜歡那種美得很假的感覺。」啊對嗎?她真的做到了。

我關心的,其實不是他們整容整上癮的病態心理(多半是為了一夜成名吧?),而是二十年後、四十年後,他們會變成怎樣?當垂垂老去,凝視鏡中像隻怪物的自己,會為今天的任性而後悔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肺」語錄】建議調高綜援「豁免計算入息」 張宇人:低技術工種「可以有好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