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稱自己較「直言」 如引議員不滿以後說話會更有技巧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再登科修斯科山|姚啟榮網誌

2019-1-14 23:23
字體: A A A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登過澳洲的最高峰科修斯科山(Mount Kosciuszko)。今次聖誕過後來,除了是想再登山,還是想看看許多人說過的漫山遍野的野花。早上別了庫瑪(Cooma),來到金達拜恩(Jindabyne),進了遊客中心看看,見到一些攝影作品出售,盛惠五百澳元,上面就是拍攝了雪地上的野花。數朵野花作前景,背面朦朦朧朧是大遍雪地。看來看去都不見野花滿山,是不是如此而已?遠道而來,只是看幾點零落的野花,似乎有點誇張吧。不過好像旅遊書上說春天到西澳州,看的也是野花;如果不看花,就沒有什麼可看了。二零一八年是澳洲歷史上最暖的一年,今次雖然比上一次早一個月登山,也不能保證可以野花盛開。是的,氣候變幻莫測,誰也不敢作保證。

離開金達拜恩,取道科修斯科山道(Kosciuszko Alpine Way)直奔斯雷德博(Thredbo)。路上的指示很清晰,大路隨一個分岔路口左拐。不過稍一不慎往前直行,就會駛向瑞雪(Perisher)谷的方向。瑞雪谷是大雪山的著名滑雪場,冬季車路積滿雪,需要四驅車或帶上四輪掛上鐵鍊的車才准駛進。如果不取此道,可從科斯科山道停車場改乘登山纜車直達。夏季經過瑞雪谷,山脊滿是碎石,無甚可觀。大家只是取道瑞雪谷往夏洛特通道(Charlotte Pass)。夏洛特通道是車路的盡頭,再往前駛,需要特別通行證。往前走,就會走到修斯科山上的廁所,連接步道再步行一公里到山峰。不要笑這個廁所是景點之一。這是高山上的唯一的廁所,是山中挖空一個大洞建成,有工程車定時抽出排泄物,裡頭牆上小小的溫馨提示不要把垃圾拋進馬桶內,又有極速揮發的洗手液給你使用。大家都珍惜它的存在,所以沒有什麼異味。

科修斯科山道平均時速可以達到一百公里,冬季速度降至八十公里。路面平坦,但山路崎嶇,穿梭在山野間,有時候就會不自覺地超速。超速和超車都是非常危險,暗藏殺機,所以我是乖乖跟車速提示慢駛前行。在進入科修斯科國家公路前,左右路旁劃上黃線,表示已進入積雪地帶,冬季時路上佈滿積雪的話,司機必須下車為車輪掛上鐵鍊才可前進。有一年冬季駛車前來此區,毫無準備,是日風和日麗,不知不覺已經過了積雪警戒線。到了一個國家公園入口,查詢之下才知不是四驅車的話必須帶備車輪鐵鍊,以備警方抽查。於是只得在路旁把玩冰雪,聊勝於無。然趁早把車駛回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下。

新州的暑假約有四十二天,聖誕是假期中,當然一家大小出外到雪山不是不常見,不到海邊就到山區。斯雷德博鎮內的停車場早已泊滿了了車,遲到了就要停車在鎮外大型停車場,只是多花十分鐘步行。走到纜車售票處,就看到排隊的人龍。人龍不長,相信還是因為時間早。登山纜車票的種類有登山和玩滑坡單車,又有個人票和家庭票,一天、三天兩次和一週的套票。澳洲人也總是愛多寒喧數句,人龍後心急如焚的人不氣死才怪。上次來在售票處電視屏上看到報導山頂的溫度,今次奇怪播了又播,卻不見這個消息。不過沒有什麼奇怪,大家手上的智能手機,什麼地方的即時溫度都可以一清二楚了。上次到來,山下溫度可人,電視屏上卻說山頂大風寒冷。很多人就看了這個提示,急忙在店裡添衣。結果走在山上,風是強勁了點兒,氣溫卻不見得低。我卻覺得曝曬在陽光下,一定要穿保護衣物,把臉、頸、手和腳塗上抗曬太陽油才可以。

登山纜車是全開放式,叫chairlift,名符其實的是最多坐四人的座椅,由纜索帶上山,又帶下山,沒有獨立安全帶,只有一個鐵通罩蓋上來,也是乘客的腳踏,用腳來固定。看來兒戲,其實頗為安全。在山脊玩滑坡單車的人也可以把單車扣在座椅後,然後坐在前面。登山時向上攀升,看到終點在遠方,也看到腳下許多人踏着單車從山上沿山徑往山下衝,果然有勇闖的精神。老實說,即使我再年輕數十年,也未必有如此的膽量嘗試。有時候就要問問自己,是否因此錯過了許多的機會。老套的說,沒有嘗試就沒有成功也沒有用。小時候父母就千叮萬囑我們要萬事小心點啊!不要做這樣,也不要做那樣。結果有許多小孩在父母的過度呵護下成長,變成一個怕事沒有個性的人。

這次登山,購的兩日登山票,為的如果這天天氣不佳,尚有一天補救。第一天登山風不疾,溫度為攝氏十多度,果然山上的春天早過了,山脊上只要少量積雪。至於野花,還有一些尚未凋謝,於是倣效日間看過的攝影作品,依樣葫蘆拍攝了數張,效果還算不錯。如果能用上三腳架作穩定可能更好。一如所料,陽光燦爛,紫外線非常高,幸好已經有所準備,只嫌帶備的食水不足夠。來回十三公里,如果中途休息太多,天氣太暖,就必須多帶食水。

第二天登山,天氣也是絕佳,藍天但有灰雨雲。到了山頂,看到大家都稍作休息,坐下來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再下山。不少人都在一旁等候為自己登上澳洲第一峰的石碑旁拍照。這個海拔二千二百二十八公尺的科修斯科山,絕對平易近人。回想起來,原來時間飛快,我已登上這個山三次,卻不一定一次比一次輕鬆、輕易。人生的節奏由健康的狀態決定,每天也有一定的起伏。不過今天我能夠登山,體力能夠應付,絕對是人生快事,不需理會那不可知的未來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1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2019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