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要自備紙張印申領4,000元表格「說不過去」 張建宗:已促有關部門供紙列印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看山還是山|姚啟榮網誌

2019-1-21 23:23
字體: A A A

多年前駕車環繞雪山一周,到過西北角的小鎮蒂默特(Tumut),然後往南走,就會到達登科修斯科山的斯雷德博(Thredbo)。這個車道從悉尼往西南走,避開了首都坎培拉,直達雪山的北端。如果終點是斯雪德博,不走一般谷歌地圖建議的路途,其實未嘗不可。途中經過的亞斯(Yass)和Gundagai鎮都是M31車道的古鎮。亞斯鎮的名稱來自原居民的土語Yarrh,意思是水流。Gundagai鎮的名稱也可能和土語gair有關。Gair的意思是雀鳥,所以Gundagai可能指雀鳥棲息的地方。根據最新的人口統計,這一帶一千九百二十人中只剩下百分之二是原居民。可是一八五零年那時,原來有一千一百四十名Wiradjuri族原居民住在他們的土地上,經過百多年來,白人移民來了佔據了原居民的土地,你大概不會在這裡看到一個或者半個原居民了。所以驅車前來,看到的都是白人拓荒者的足跡,根本不知道這個大陸原來有它的主人。

這次本來想重溫多年前走過的路,想在Gundagai鎮投宿一宵。打個電話給鎮上的一間汽車旅館訂房,接聽的漢子把我的手提電話和信用卡號碼記下來,就完成了手續。網上的旅客對這間旅館評分很高,看來不會遇上黑店。到了出發前一星期查看天氣預報,Gundagai日間氣溫原來上升到攝氏四十多度,比庫瑪(Cooma)鎮高出許多,心想如此暴曬下,戶外什麼地方也不願意去了。於是只好改變計劃投宿庫瑪。接聽那一端的也是這個漢子,聽到我取消訂房,簡單的說沒問題。我不放心再問會否有罰款之類。他說沒有。澳洲人就是就這樣直接。不再考慮其他地點,於是我們轉投庫瑪,避開了第一天的熱浪。後來想起,那一年經過Gundagai可能不是夏季,難怪沒有遇上暑氣。不過全球暖化已經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不幸身處澳洲這個東西南北氣候都可以極端得很的地方,數字明顯不過。氣溫的上升絕對不是陰謀,用身體感受一下酷暑,自然看到情況逐漸變壞。

第三天早上從金特拜恩(Jindabyne)出發,北上駛往蒂默特的方向,到雪山山區看另一奇景:Yarrangobilly洞穴群。這段路程經Berridale和Adaminaby兩個小鎮,行車兩小時,距離有一百五十公里。Yarrangobilly洞穴群位於雪山高速山道(Snowy Mountains Highway)旁,進是下坡、出是上坡沙泥單程路,實際車速不多於時速四十公里,有如進入沙漠地帶。車後滾滾泥黃塵灰,好不嚇人,但單程通道的確是聰明的設計,減少了車道狹窄,需要車輛不時在路中互相忍讓的情形。想起悉尼近郊的藍山國家公園裡的Jenolan洞,由於接近熱門景點卡通巴(Katoomba)鎮和三姊妹石,所以遊人越來越多,因此必要實施某些時段道路只可單向行車,結果令車輛不能夠自由進出。其實從卡通巴到Jenolan洞,單程行車要三十分鐘,說接近也並不很接近。但旅客厭倦了藍山附近小鎮,搞旅遊的人不得不再往西走參觀Jenolan。從道路的設計看來,Jenolan洞並沒有想過有如此多人到來。現在高興的是遊人多了,但道路要改善才可以令人來得更方便。旅遊帶來收入,但帶來的不便反而更多。

Yarrangobilly洞穴群在雪山中,從坎培拉來此一天遊實在太遠,因此你可以考慮在此處的cave house投宿。入場券成人每位三十八澳元,私家車每輛四澳元,其實也不算太貴,但此處的道路和停車場一定容不下中型和大型旅遊巴,所以慶幸暫時未給文明過份汚染,算是一個到此的理由。洞穴群有兩點景點:六個天然石灰石山洞和一個溫水游泳池。六個山洞之中,最容易參觀的是South Glory洞,洞內有照明,不需要帶任何工具就可以完成這個長四百七十公尺、包括二百零六級的步道。洞內空氣非常清涼,指示和說明都非常清晰。

其他五個洞穴中,需要由導遊帶領和另外收費。Jillabenan和Jersey洞全年開放,Castle Cave、 Harrie Wood、North Glory和Smugglers Passage都在年中的特定時間(例如學校假期)開放。例如Castle Cave只在每年的十二月底到一月初開放。它的位置較遠,洞內沒有任何照明,不過你會得到頭盔和頭燈供應,跟隨導遊完成這個二小時半的歷險旅程。其他的洞穴也要一小時半才能走遍。如果你體力不足,或者在黑暗中產生恐懼,洞穴探險就不適合你了。

至於溫水游泳池,純粹是給小孩子的玩意,在停車場下車後再要向下走陡斜坡十分鐘才到達。遊泳池是露天設計,父母在旁看顧,或者作燒烤餐。一家大小來此消磨時間尚可,如果說有什麼風景可看,未免太誇張。泳後走回停車場,是上斜坡的鍛練,所以必須慢走,或者先保留一些體力。

說到看過的洞穴,印象中桂林的冠岩果然是眼界大開。不過已是接近二十年前的事情。現在可能更勝從前。不過我的幻想力有限,總是不能在萬千彩燈照耀下聯想到那些神仙鬼怪,景點前的攤檔又擋着最佳攝影角度,所以永遠無法拍攝一張像樣的照片。如果Yarrangobilly洞穴群不由州政府國家公園管理,改由創意無限的集團經營,是否會商機無限?我不敢說是好是壞。唯一想到的是這六個洞穴一定變成六個神仙世界,這邊是花果山,那邊是玉皇大帝的聖殿,近處是八仙,遠處是悟空八戒沙僧和三藏法師,混合西方的希臘神話故事,如果再能夠加入復仇者聯盟、魔戒和哈利波特,當然夠綽頭,最後一定搞得精神分裂。

倒不如依然故我好了。到如今,幻想通通破滅,看山還是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2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環灣仔繞道通車後首個工作日即塞車 游清源認為當局應向市民表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