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從一篇報導說起:余英時的談話|特約轉載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艘沒有錨的船|陳頌紅網誌

2019-1-24 14:00
字體: A A A

世上只有一個英文名字,我們永遠不會記錯,叫做「Hello」。上了超過一年的課,好幾次在街上、巴士上碰到一些不常坐在身邊,但認得他們臉孔的同學,我都很熱情地喊他們的名字:「喂,hello!」當然,他們也同樣記得我名叫Hello,從沒叫錯。至於他們的官方名字,嗯!太見外了,何必用它?

兩星期前又有新班開課,全部都是新同學。這次老師要求我們在正式上課前,首先自我介紹。那些女同學,好像相約一起改名似的,Amy、Annie、Cindy、Sandy、Jenny、Jinny、Wendy、Winnie,全部名字都很接近,一下子令人頭大如斗。唯一例外,是坐在身旁的女同學。老師問她英文名,她說沒有,然後報上中文名字。老師笑道:「你的名字很好記,姓和名全部都是顏色。」那天放學,已把其餘同學的名字都忘記,惟獨記住了「顏色小姐」。

UCLA精神科教授Gray Small指出,八成五的中、老年人,都會慣常忘記別人名字。名字比臉孔難記,新相識的固然轉頭便忘掉,即使是曾經相處的同事、鄰居或普通朋友,只要有一段日子不見面,他們姓甚名誰,都會輕易在記憶中消失(《今日心理學》)。因為名字本身毫無意義,跟「雪糕」、「手機」這些可以立刻帶出畫面和聯想的詞語不同。所以大部分人都需要倚賴不斷重複,或以其他信息作為輔助,才會記得住一個沒意義的名字。如果對方是新相識,更容易因為不專心,也沒即時把名字跟其他資訊聯結,以致未鞏固的記憶迅速流失。認知心理學家Tom Stafford在Twitter中寫道,「名字像一艘沒有錨的船,漂浮在我們記憶中,必須倚靠更多相關信息才能把它穩定下來。」上星期,試圖留意同學的特徵,想把更多資訊跟名字連結。但這是Jenny還是Jinny?直接問,她說「Janis」。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2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世界經濟論壇詭異現象,「一帶一路」中共忽然收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