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書重壓下的反東北抗爭

范析852│「愛國」定義的12種演繹 必要條件卻存浮動標準

2014-6-17 04:47
字體: A A A

國務院白皮書中指出,「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人選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以及「治港者」必須愛國;港區人大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然後「加把口」指,特首、主要官員及司法人員,上任時都要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每個國家都有有關做法,把之視為理所當然,而其實她早就提出,愛國愛港的定義應從嚴,更稱泛民主派的特首候選人即使宣誓效忠中國,還是不可靠,因為可以發假誓,故應由提名委員會先行決定誰是愛國愛港,云云。

回歸核心,究竟何謂「愛國愛港」?雖然這4個字常被下至建制派人士、上至京官掛在口邊,但原來定義可以「五時花、六時變」,似乎從來沒有一個清晰而劃一的定義,以至可以被隨時演繹,甚至出現廣義與狹義,又或訴諸法律與訴諸政治的不同論述。

喬曉陽定義:不能與中央對抗

時為2013年3月24日,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在深圳與37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舉行座談會,在傳媒拍攝環節中,他主動澄清愛國愛港的定義,並非如有傳媒報道指對國家及香港不利,而是更進一步是不能與中央對抗。喬曉陽被稱為「喬老爺」,曾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及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對香港事務非常熟悉,而這次會面中,他便提出「三個堅定不移論」,引發香港政壇一留的爭論。

喬曉陽定義了何謂愛國愛港,不同的人士即也發表對愛國愛港定義之見解,例如港澳辦主任王光亞便在與立法會議員訪滬團座談時,被問及「愛國愛港」定義,就解釋,「只要是熱愛國家、擁護基本法,支持『一國兩制』,這是最基本的愛國愛港要求」。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也有「說法」,指判斷一個人愛國愛港有三個客觀標準,不單要看其表現,要看實際表現,甚麼人不守《基本法》,跟外部勢力「勾勾搭搭」,均不難判斷。

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的定義似乎相對簡單,稱只要支持香港回歸,不做損害香港利益和國家利益的事,就已經是愛國愛港。

梁振英指愛國愛港的義可有不同

對於「愛國愛港」,特區政府的官員也有表態的。梁振英曾指出,大家對愛國愛港的定義可以有不同,但相信任何從政者對自己都應該有愛國要求;政改三人組之首、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就指,當局也很難定下愛國愛港的法律定義,但市民心中對愛國愛港「都有一桿秤」;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就指,愛國愛港定義寫入法例,強調愛國愛港只是統稱,而指法官就職時,宣誓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及《基本法》,已體現愛國愛港,問題是,對外國籍的司法人員來說,他們當真是愛中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的回應就很保守,稱很難以法律定義愛國愛港,需用行動證明,但不需要定義。

當然,對香港事務不時指指點點的內地「法律學者」,自然也對愛國愛港發表「偉論」,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便指,「愛國愛港」是由法律依據,是政治標準,標準與法律融合,就像銅幣一樣,要承諾並實際執行擁護香港回歸並遵守《基本法》。

鄧小平標準寬鬆程度超想像

究竟誰可為愛國愛港作「一錘定音」?追本溯源,或許提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鄧小平,可以提供一個很清晰的界定。他曾明確地稱:「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只要具備這些條件,不管他們相信資本主義,還是相信封建主義,甚至相信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我們不要求他們都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只要求他們愛祖國,愛香港。」

鄧小平的標準,不要求贊成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寬鬆程度超乎想像,甚至沒有說愛國必須愛黨,「我們不是有個口號叫『中華民族大團結萬歲』嗎?只要站在民族的立場上,維護民族的大局,不管抱什麼政治觀點,包括罵共產黨的人,都要大團結。」

table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香港電台、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7日 上午4: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白皮書「斷章」閹割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