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善稱正研屋邨辦事處收4,000元表格 派表後才掀市民關注致熱線供不應求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條褲的痛|陳頌紅網誌

2019-1-28 14:00
字體: A A A

雖然,香港女性平均擁有一百零九件衣服(根據二o一六年綠色和平發表的「港台市民服裝消費習慣」調查報告),而我的衣櫃裡,肯定不止這個數量,但依然為一條褲子,心痛了三天。

事情是這樣的:我終於找到一條無論質地、顏色、款式都非常合心的長闊褲,以內地網民的說法,就是那種「很有仙氣」的及地闊褲,不過有一個小瑕疵,就是褲長還是短了幾寸。研究過褲腳,還有多餘布料,肯定可以放長,便把它帶到相熟改衣師傅那裡。當時改衣師傅還問:「今年流行四個骨褲子,有很多客人都把長褲改短,你反而要放長?」我說好看的長闊褲難求,所以更喜愛。師傅點點頭,在單據寫上「放長三寸」。

一星期後去取褲子,回到家,興致勃勃試穿它,一穿上去,已感不妥,再望望鏡子,登時眼前一黑!明明說放長三寸,怎麼變了改短三寸?連忙打電話給改衣師傅,她在電話筒中驚叫一聲:「哎呀!係喎!明明寫咗放長個喎!」我把褲子拿回去,她不斷道歉,跟我商量如何補救。但褲子剪短了,即使駁回去,也有很明顯的分界線,不可能好看。她提議賠償褲子的錢,叫我去買一條新的,她再替我修改。但問過商店,那已經是最後一條,再無存貨。

心痛了三天。雖然擁有不少褲子,甚至「多一條不多,少一條不少」,但因為穿也沒穿過就被剪壞了,特別覺得不捨。惟有安慰自己,之前也有一些衫褲放在衣櫥角落被遺忘掉,就把它當是其中之一吧!話雖如此,始終放不下。

美國行為經濟學家Gizem Saka嘗試解開我這個心結。她指出,失去的痛苦,往往比擁有的快樂,感覺更強烈。即使這條褲子跟其他褲子價值差不多,但由於我經歷失去的傷痛,不其然就會把它的價值提高。

我把改壞了的褲子珍藏在衣櫃裡。也許有一天會忘掉它曾經是一條漂亮長褲,但不是今日。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1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致光暫緩扣減200元安排 強調政策方向無變惟可調節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