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吳亮星又傳新招圖剪布 再搬龍門勢萬劫不復

范析852 | 調「那星」之路:功能組別如何造就今日的吳亮星

2014-6-17 10:54
字體: A A A

經過連番會議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僅值」3‧4億元的前期撥款,在立法會財委會繼續對峙難決。而在上述會議中,又最少有一半時間,花費在處理財委會主席吳亮星(下稱「那星」),是否涉嫌利益衝突的問題。

另一方面,「那星」接連漠視立法會規章制度的程度,已經去到駭人聽聞的地步。他先是在會議上自己裁定自己沒有利益衝突,再企圖在委員會中首開先例,「劃線」不准議員再作提問,甚至連本應必須處理的規程問題,亦打算充耳不聞。

「那星」做壞規矩的頻密程度,從法律顧問及秘書們每次都極為忙碌,需要不停回答議員的「規程問題」,便可知道得一清二楚。老范我在立法會做了這麼多年「塘邊鶴」,這種情況實在是絕無僅有。

不少泛民議員自然對「那星」極為不屑,就連建制派議員亦不見得個個支持他。頭數次會議,「那星」「火氣十足」地不容許陳偉業辯論自己是否適合出任主席,更多次即時反駁泛民議員發言;卻也換來建制派議員林大輝批評他「情緒不穩定」,結果變相「協助拉布」。

近日,「那星」卻一反常態,雖然仍然堅持劃線,而且去到後來幾乎每次都向泛民議員說「我給你最後一個問題」。然而,吳亮星這種無力的恫嚇,到後來亦幾乎已成「口頭禪式」的廢話。民建聯議員蔣麗芸及西九新動力梁美芬,都先後批評他優柔寡斷。

不在立會曾8年

不過,翻查歷史,「那星」絕非立法會新丁,更已經是立法會的三朝元老。然而在三次「選舉」之中,他都是自動當選。頭兩屆(98-00,00-04),「那星」得到既得利益集團壟斷的選舉委員會支持,得以晉身立法會。不料,第2屆後,選舉委員會已被取消。以「那星」的「知名度」,自然不可能參與直選。因此,他的名字,本來已經消失在立法會的議員名冊上。

不料,連同與情況相同的馬逢國,兩人都在闊別立法會8年後重返立法會。「那星」改為繼承了李國寶的位置,在無人競爭的情況下自動成為金融界立法會議員。跟馬逢國一樣,「那星」的立場極為保守,即使老范不說,相信大家亦略知一二。然而,為什麼香港的利益集團們,會對「那星」獨具慧眼?

根正苗紅 中資銀行上位

「那星」出身根正苗紅,畢業於著名親中學校香島中學,其後在當時是私立大學的澳門東亞大學取得研究院文憑,是當時不少左校生的進修途徑。畢業後,「那星」順理成章加入中資機構。18歲時,他便加入中國銀行工作至今,期間曾內調至中南銀行、集友銀行等中銀屬下銀行。因此,「那星」在立法會網站內申報的職業,便是中南銀行的副董事長。

而「那星」憑藉著其根正苗紅的背景,以及中國銀行的人脈關係,不論是政府及其他商界人物,都樂於找他參與公職及業務,既是借他作橡皮圖章,更是希望藉此與中國打好關係。因此,新鴻基地產旗下的數碼通,便找來他成為非執行董事,亦成為不少泛民議員今天指責「那星」有利益衝突的原因之一。

「那星」作為中國及商界的超級代理人,除了近日在財委會做的好事,以及投票時永遠跟隨政府意志外,亦曾經發表不少保皇「偉論」。例如,他捍衞功能組別的存在理由,是因為「老闆能代表員工的聲音」。

東北會議盡顯偽善

「那星」的另一次「偉論」,則比上述的更為涼薄冷酷。工黨張超雄議員的女兒有智力障礙,一向不是秘密。然而,吳亮星卻在今年3月的會議裏,批評張超雄在質問政府為什麼不為智障兒童提供更多宿位時,未有申報自己的女兒是智障,有利益衝突。難得張超雄未有動氣,只冷冷地回應自己的女兒超過18歲,並非兒童不能受益作罷。

然而,再看看「那星」在財委會上,裁定自己在新東北沒有利益衝突的嘴臉。什麼是雙重標準,偽善矯飾,一下子除「那星」外,便再沒有更好的演繹。因此,有任何人對「那星」抱有任何希望,認為他會良心發現容許財委會繼續討論新東北的,老范肯定他是太天真。

最後,雖然老范我通篇稱呼吳亮星為「那星」,但其實為他感到悲哀,還要大於憤怒。因為,到頭來他只是一個欠缺自由意志,權貴手中的一隻忠實棋子而已。沒有扭曲的功能組別存在,又怎會容許吳亮星這種質素的議員成為「三朝元老」?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方法,討論至今波瀾不興。惟恐屆時就算走了一個吳亮星,仍可預見還是有千千萬萬個「那星」,會前仆後繼接替他的位置。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7日 上午10: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BBC新風雨 香港電台未了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