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橋承建商遲交檢測表格兩年 路政署強調無關工程質量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手段與結果|陳頌紅網誌

2019-2-11 14:00
字體: A A A

美國學生在北韓被判勞改十五年,後來提早釋放,被送回美國後不到一星期卻突然死亡的事,令人不其然聯想到嚴刑拷打、滿清十大酷刑等場面。報章引述北韓旅行團導遊的提示,有兩種人去北韓會比較危險:一是美籍,二是記者。雖然那個美國學生只是出於貪玩,才偷去酒店內的宣傳標語,但由於他美國人的敏感身分,被判勞改之後受過什麼刑罰,經歷過幾多痛苦,甚至會不會被迫承認自己是間諜,已是永遠的謎。

在二O一七年六月號《科學人》中,專欄作家Michael Shermer提到在歐洲的獵巫年代,德國一位公爵Duke of Brunswick,對嚴刑逼供後的口供是否真確,存在疑問。於是特地請兩個耶穌會教士監督宗教法庭,目的是不想有無辜的人受牽連。後來教士向他報告,宗教法官在拷問女巫時,只會拘捕女巫主動透露的巫師,絕對公正嚴明。公爵依然感到不安,他認為只要在審問過程中出現任何形式的逼供,受刑者都可能因為熬不住而胡亂編故事。

於是他做了一個實驗:他帶著那兩位耶穌會教士去監牢,當時正好有一個女人被綁在肢刑架上。公爵走到她面前說:「我知道你已經招認是女巫。但是──我一直懷疑我身後的兩個男人,其實也是巫師,你說是嗎?」才剛說完,他就吩咐監牢裡的人,把肢刑架再轉緊一點。慘遭折磨的女人大叫「不要」,然後便開始「招認」:「對,你身後的兩個男人都是巫師,我曾經在女巫聚會時見過他們。他們可以變成狼、山羊,還有各種不同動物。他們跟一些女巫相好,而且連子女都有了,有些孩子頭像蟾蜍,腳像蜘蛛,所以他們確是巫師無疑。」公爵看看兩位教士,他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公爵問:「看來也應該把你們綁到肢刑架上,你們才肯招供?」

有人贊成以「目的決定手段」,但是手段往往會改變結果。

(圖片來源:SevenPerfectAngels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1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阿聯酋國企入稟港高等法院 告中國國企一帶一路項目違特許經營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