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豬年】林行止:豬八戒實為「破迷信毀偶像先鋒」 手法與大陸改造宗教「不相伯仲」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地表最酷熱|姚啟榮網誌

2019-2-4 23:23
字體: A A A

那天駕車下班回家,車子的室內氣溫是攝氏三十一點五度。心想沒有可能,中午的時候查看智能手機的溫度程式,是三十三度。氣象局預測會日間氣溫繼續上升,直到傍晚時分才會轉涼。整天坐在空調的房間𥚃面,好像沒有半絲涼意。早上曾經短暫出外,買了一杯冰凍咖啡,已經知道酷暑的味道,熱力緊緊的擁抱着你。這個高溫的循環巳經持續了數星期:這週是上週的重複,先是徘徊在三十度,然後每天的最高的溫度逐漸上升,直到某天最熱的三十五度。接着溫度又稍為下跌至三十度,即是給你喘一喘氣,然後又來個熱浪迫人。近海邊的市中心是三十五度,往西的內陸,藍山山腳的彭里斯(Penrith)鎮,即將興建的國際機場附近,溫度更誇張,比悉尼市高起碼五度。彭里斯距離悉尼市中心五十公里。電視臺的晨早節目的天氣先生或小姐,每半小時就站在區內的游泳池旁邊,和大家一起迎接新一天的熱浪。

新州的氣溫是受南澳州約影響。那年到過南澳的袋鼠島,就感受到酷熱的厲害。小島四面環海,竟然跟首府阿德萊德(Adelaide)的氣溫相近,兩個字:極端。極端的熱,又冷得極端。不過要明白,這個沒有什麼高山的小島其實很像澳洲大陸,土地平坦,也沒有什麼森林,駕着車在路上,如果沒有雲,陽光就直接照下來,不可能不熱,甚至袋鼠白天也躱起來,直到傍晚入夜前。這次的熱浪由南澳州刮起,吹到維州,再到新州,前後數天。在氣象圖上清清楚楚標示着紅色之處,就是極度高溫的地方。

有什麼方法在戶外避暑嗎?傳統的方法可能是到海邊戲水。但戶外溫度高,紫外線輻射也高,已經到達危機的地步。由維州癌症委員會(Cancer Council Victoria)設計的智能手機程式SunSmart,既實用又方便。只要你確定你的所在位置,就會顯示紫外線的讀數。加上輸入簡單的個人資料,例如體高、體重、年歲、性別和膚色就可以了。紫外線的指數超過3,就必須有保護皮膚的準備。委員會建議穿著防曬衣物、戴上寬邊帽子和太陽眼鏡,躱在陰涼處,更重要是把身體外露的皮膚塗上防曬油。以前政府的宣傳片提及,每三個成年人之中,就有一個會患上皮膚癌。但最近的呼籲中,已經變為只有一個不會患上皮膚癌,可見情況之嚴重。不要忘記澳洲人愛戶外活動,但毫無對紫外線危險的警覺。一個典型的陽光夏日,最高紫外線指數為十四。太陽放射紫外線A、B和C,臭氧層只能遮擋C、大部分的B,A卻不能。紫外線A能夠傷害皮膚,例如造成皺紋和改變皮膚顏色,紫外線B則會燒傷皮膚。長時間在戶外暴露在陽光下,皮膚的細胞受到紫外線的傷害變異。因此穿衣和塗防曬油已經是最容易做的方法。以前一般防曬油的防曬指數(SPF)最高為三十,現在許多產品已經達到五十了。當你瀟洒的走在路上時,別忘了皮膚癌的魔爪也伸向你。

悉尼的一月,令你從此不愛夏日長。澳洲氣象局近日宣布,今年一月是有史以來最熱的月份。今次用悶熱(sweltering)來形容這個夏季,真是貼切不過。以前是乾燥的熱,帶點微爽,現在倒是又熱又濕,像一個熱帶的城市,例如印象中馬來西亞的檳城和馬六甲。記得坐纜車登上檳城山,在烈日下走在路上,還覺得有陣陣的涼風,來自那些綠色的樹的擺動,感覺還不是那麼熱。其實烈日下和在樹蔭下是兩個世界。烈日下不單止熱,陽光還令你睜不開眼。樹蔭下,遮住了陽光,感覺溫度也下降了兩至三度。如果有風,這個夏日還不算太差。想起前些日子,美國加州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山林大火,一國的元首巡視災場,隨著發表講話,說如果把所有樹木斬伐了,不是不會再有山林大火嗎?聽了這番廢話,你有甚麼感想?難得記者如實報導,令我們對現今政客的知識水平也多了幾分了解。澳洲也有許多國會議員,對全球暖化抱著懷疑的態度,其中包括現屆總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和前任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他們都是自由黨人,站在商業利益考慮,從來不接受科學家的忠告。到底是無知,還是固執?

記録中今年一月份裡有五天,澳洲全國的普遍氣溫到攝氏四十度。地表最高氣溫的地方,是南澳州的Port Augusta,達到四十九點五度。氣象局預測,從二月到四月,氣溫會高於正常的百分之八十。生活這裡多年,日間氣溫高不打緊,因為上班的地方有空調;到了傍晚,等氣溫下降,才返回家中。像我如此固執,家中不安裝空調的人也不少。屋子給曬了一整天,有時晚上還是持續高溫,真的難受。記得有年夏天某日日間暴曬了一天,晚間氣溫還停留在攝氏三十六度。即使兩把電風扇不停吹着身體,原來是沒有甚麼用。怪不得新州內陸的距離Broken Hill鎮二百五十五公里,一個叫White Cliffs的地方,居民索性就把住的地方建在地底。從悉尼駕車只消十二小時的居住環境,可能是地球上人類最後的居所。

那天的室外溫度結果上升到四十二點五度,當時我在公路上經過一個商業中心區和數幢高樓。地上新移植的小樹要多久才長得那麼高及高樓?當然是夢想。不消說,地表的酷熱,都是我們一手造成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4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孟晚舟被捕】加國駐華使館前顧問:兩國關係再也無法回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