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副總裁指對毫無根據指控感可笑 稱公司得到歐洲主要電信公司支持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林榮基:從一篇報導說起:余英時的談話(續)|特約轉載

2019-2-8 16:00
字體: A A A

將黨國制度諉過於傳統文化「禮」,貌似挾偏,但儒家提出「制民之產」,阻礙了經濟發展,卻是事實。《孟子‧梁惠王上 第七章》對答,可見一斑。撇除如同養豬論,一大段喋喋不休的說法:

「無恒產而有恒心者,惟士為能。若民,則無恒產,因無恒心。」
「是故,明君制民之產。」
「今也制民之產……。」
「五畝之宅……, 百畝之田,勿奪其時。……」

亦有「死徙無出鄉」(孟子滕文公上),左傳「在禮,民不遷,農不移,工賈不變」(左傳昭公二十六年)等語。

這些主張,一再申明以農業為主,把農民朿縛在土地上,只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易於管治,即使豐收,粮食也不如貨幣般,可以儲存累積。另一方面,商業活動僅維持在日用基礎上,限制自由貿易,更不會發展科學,因為科學知識一旦普及,探求思想如同脫脫韁之馬,像自由貿易般衍生新思潮;文化與制度,很難再定於一尊。過去所謂四大發明,也有學者提出近似觀點:

「我們對過去兩千年間中國古代和西方的科學成果,作過一個統計分析……這種比較曲線,打破了人們一個常規的認識,即認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技術相當發達。曲線表明,中國古代科學技術發達,其實主要是技術發達。四大發明都是技術發明,不是一般的技術,而是和國家統一有關的,如通訊、水利和軍事以及官營手工業。和國家大一統有關、與封建地主經濟相適應的技術就發達,我們這種技術為大一統技術,以四大發明為代表。」(《河殤:電視系列片》劉青峰旁白)

蘇曉康的《河殤》,闡述小農經濟導致專制政權,並以傳統的國家觀念,維持長期的穩定性。一如其它論著,《河殤》並非完美,亦有商榷之處,至少引用「亞細亞生產方式」,出了差錯。儘管余英時曾批評:「馬克斯關於資本主義發生的論斷是完全根據西歐的歷史經驗而得來的。他的五階段論也只是西歐社會經濟史的一個總結。他把古代亞洲的社會經濟形態含混地稱之為「亞細亞生產方式 」”,正是要使它和希臘、羅馬的奴隸社會區別開來。總之,馬克斯本人從來沒有說過,他的唯物史觀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中國近世宗教倫理與商人精神》序論)

馬克斯主要的觀點是:

1 :沒有土地私有制。
2 :國家指導巨大的社會工程之建設(尤其是水利河道),這是形成集權中央政府統治一般小生產者組織(家族公產社或農村公產社)之物質基礎。
3 :公產社制度之鞏固的存在(這種制度根據於工業與農業經過家庭而聯合的現象)。(摘自台北國家圖書館藏《古代歷史文化研究輯刊》十二編第三冊 上冊 第一節 亞細亞生產方式:論戰與公社問題 )

中國土地私有化,戰國時已開始,到了商鞅變法,廢井田、開阡陌,私有制大致形成,此後仍有各種形式的公有土地,都不及私有多。雖說《河殤》有瑕疵,卻很難抹煞、甚至推翻他的看法,也就是傳統思想與小農經濟,演變成結構性問題。

相同的探討,還有其它論著可供參考。七十年代初,黃仁宇以《萬曆十五年》為引子,其後《資本主義與廿一世紀》,正是從十六、七世紀,考察西方地中海自由貿易,經過十九世紀後工業化,發展成資本制度,最後確立自由的開放社會,以此比照,預言八十年代,中國必將開放改革。

但很可惜,四十年過去了,預言只說對一半,除初期稍稍開放,現在又通過各種稅收,限制民企發展,要不就是對外資實施黨委制,牢牢控制主導權,回到以前的計劃經濟——或者說是國家資本主義。很明顯,黃仁宇的大歷史觀,忽略了傳統文化對經濟發展的阻礙,即使從農業生產,躍升為工業大國,但守舊的管治思維,迄今未變。

中國幾時才會捨棄傳統包袱?劉曉波說需要殖民三百年,想來未必,借用魯迅一句話:「漢字不滅,中國必亡」。

林榮基 2019/3/8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8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近1.7萬名中國學生去年報讀英國大學 獲批人數增逾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