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林鄭:如大家斤斤計較堅持要諮詢  恐怕無法幫到台灣殺人案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手中的一票|姚啟榮網誌

2019-2-18 22:00
字體: A A A

星期天駕車外出,早上八時,路面的汽車的流量的確比上班日少許多。那些小型大型的卡車和農夫車(UTE)都紛紛不見了,看來經過六天的辛勞,好比上帝創造天地,第七天不能不休息去了。鄰居史密夫先生太太如常出門,到附近的教堂去。大概一小時多又返家了。匆匆而回,看來好像少了在和主內的弟兄姊妹在教會聚會後打交道,可能年紀大了,病後身體需要多休息。剛搬進來的時候,史密夫先生還是新州代表本區的區議員,曾當上律政司。當時聯邦政府的總理何華德(John Howard)是聯邦本區的代表,競選前也曾到過他的家,那天這一條小街附近兩旁泊滿私家車,特別熱鬧,門口更豎立了競選的廣告。史密夫先生和我家的門前都在街道上的一個轉角,駛經此處,車子自然慢下來,看到競選人的頭像,就知道選舉快將來臨。這些狹窄的街道,不是選舉的戰場,但偶爾看到在某些獨立屋前院豎立的候選人紙牌,還是有種提醒的作用,告訴你候選人和政黨之間,正在磨拳擦掌,準備今年的兩個大選。

說起來,今年雖然是選舉年,因為是聯邦和州政府都有選舉。新南威爾士州選舉定於三月二十三日,聯邦選舉日期還未公佈。新州即將選出的是第五十七任議會,究竟是現屆的自由黨連任,或者是工黨上場,目前為止仍是未知數。距離三月尚有一個月,表面風平浪靜,其實暗中兩個主要大黨已交手數次,彼此民望都不相伯仲。新州現任州長叫貝莉珍妮安(Gladys Berejiklian),二〇一七年一月二十三日上任,接替以照顧家庭為原因的白賴德(Mike Baird)。貝莉珍妮安當時以自由黨黨魁接任州長,未經過選舉,今次的改選,對自由黨或她,都是個考驗。

自由黨於二〇一一年撃敗工黨上場,至今近十年。政黨輪替,並非甚麼大事。政治就是眾人之事,雖然有些人會謙虛說自己是蟻民,不由得你作主。上次工黨由鮑勃·卡爾(Bob Carr)到克里斯蒂娜凱內利(Christina Keneally)四任州長執政十五年,經濟停滯不前,到最後選民求變,於二〇一一年將手上的票投給自由黨,由黨魁巴里·奧法瑞爾(Barry O’Farrell)上任。不料三年後奧法瑞爾因為被揭發收受一枝價值三千澳元的洋酒,為免被起訴自動請辭,由白賴德接任。白賴德被譽為年青有為,其後更以高票當選。他壯年出任州長,以強人本色管治,推出多項改革,其中引起最大反對的是以虐狗為名,強行禁止賽狗。新州賽狗多年,措施推出後業內人士頓失生活依靠,狗隻又不知如何安頓,引起黨內及保守派抨擊。最後白賴德在壓力下作出讓步,允許賽狗業在嚴格監管下有限度經營。隨後他突然請辭,耐人尋味。更奇怪的是辭任後家人健康又迅即好轉,很快便出任國民銀行客戶業務主管。白頼德近期又有新動作,可能上任國民銀行的行政總裁。由辭管歸故里到重出江湖,箇中原因要小說家才能完美構想出來。當然大家早已明白,下台原因絕非家庭。大家不再追查,也是不捧打落水狗,讓他有個好下台階。美國第三十二任總統羅斯福說過,在政壇裡,沒有甚麼是偶然。如果它發生了,可以打賭這是個巧妙的安排。說的真是恰當不過。

貝莉珍妮安是白賴德內閣的交通部長。她任何的大動作都和交通扯上關係,美其名為基建項目。白賴德任內的政策由貝莉珍妮安繼續推行,其實是換湯不換藥,因此要選民繼續支持,必須要下苦功。白賴德任內強行把數個市議會合拼,變成一個大區。但為了推行,即時解散議會,暫停民選議員的職務,委派行政官員管理臨時市議會。結果有部分市議會起訴州政府,政府不想糾纏官司,讓反對的市議會不合併,結果默不作聲的市議會就如此合併了。正如我居住的區域,經過重新分配,劃入西部大市帕拉馬塔(Parramatta)的疆土內。帕垃馬塔的範圍變得更大,有甚麼好處?好處是得到更多的資源,和行政效率無關。不過大多的改革,總是跟效率和資源扯上關係,純粹是美麗的誤會。到後來承諾的不再存在,浪費資源更多。

選舉臨近,政黨交鋒開始,埋身肉博的戰場永遠是教育。在野工黨首先承諾一旦當選,每所學校必定設立輔導中心,照顧下課後的學童,不用家長帶子女往另一處的幼兒中心。新州的學校普遍下午三時下課,家長要提早下班照顧子女,實在疲於奔命。執政的自由黨則迅速反應,承諾儘速完成現正堆積如山的學校工程。到此刻大家才知道,如果不是大選的話,政府不會把重點放回基本的民生議題上。不過大家必須明白,所謂承諾,只是口號,兌現與否,要假以時日。

現屆政府大搞基建,金錢灑在悉尼西部,呼喊大家往西走。但悉尼的其他地方,是否不需要理會呢?簡單的如家居附近的一所小醫院,大樓破舊,病房設備落後,在急症室輪候分流到受理要多時。假使你是病人,見到如此的醫療設備,心情不但沉重,病況恐怕會更趨嚴重。政府的施政不以人的需要為主,而是粉飾太平,轉移視線,用偉大的計劃覆蓋種種的缺失。須知道,大選的好處是讓大家適時重新思考,我們手中的一票,究竟有甚麼作用。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18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戴啟思撰文解釋引渡協議 指兩地無簽訂或涉司法系統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