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指單程證為家庭團聚制度 大家應歡迎香港市民家屬來港團聚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老夫老妻的情書|陳頌紅網誌

2019-2-19 14:00
字體: A A A

今年的情人節早上,本來很懊惱,因為在那個冷冽清晨,身體起了床,但是精神仍躲於溫暖被窩內,以致魂不附體,所以,當伴侶趕著出門口時,忘了跟他說「情人節快樂」,也可能因為耳朵不靈,好像也沒聽到他跟我說。

正想給他寫一個whatsapp,手機「叮叮」作響。看看屏幕,顯示是伴侶傳了圖片和訊息來。當下滿心歡喜,想像那幅圖可能是一隻可愛貓貓捧著一個心,又或者是兩個人相偎在一起取暖的甜蜜卡通。打開一看,是一隻黑色烏鴉。都好,我向來喜歡烏鴉。再看清楚一點,原來那只是一本書的封面,而伴侶寫著:「請幫我訂一套《愛倫坡暗黑故事全集》,急!」

登時,就像《IQ博士》卡通片一樣,我的頭頂,有一隻幸災樂禍的烏鴉飛過,還叫了兩聲「傻瓜、傻瓜」。嗯!或許應該這樣理解──在「緊急」關頭,他第一個就想到了我,證明我倆的心是相連的,這,又怎不溫馨?

婚姻治療師不是說過,老夫老妻要維繫感情,有時候一句留言、一通電話、一張字條,都大有幫助嗎?尤其對於經常分隔兩地,或者因為忙而長期欠缺相聚時間的夫妻、情人,文字上的感情聯繫,幾乎是不可或缺。所以我敢肯定,伴侶吩咐訂書的訊息,只是另一種表達信任和倚賴的方法,而信任、倚賴,也就是愛的必然成分,不是嗎?

當然,如果做了幾十年夫妻,還能收到對方長長的情書,也不是不叫人羨慕的。就像周恩來跟鄧穎超結婚十幾二十年後,他們再度小別,在寫給對方的書信裡,還會在結尾寫上「紙短情長」、「還吻你萬千」這類親密說話。在網上看完一些名人夫妻書信,我蠢蠢欲動,也給工作時間過長的伴侶寫一個訊息:「以防你忘記我的樣子──由附照可見,我最近剪了頭髮,給你update一下,謹祝安康!」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香港並非「被規劃」  不善用機遇會「蘇州過後無艇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