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為李銳棺木蓋黨旗 女李南央批違反父親遺願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笑不笑由我|陳頌紅網誌

2019-2-21 14:00
字體: A A A

最常做的表情,大抵是微笑。

跟人打招呼,微笑;跟陌生人在狹路上你走左時我走左,你走右時我又走右,微笑;聽丈夫發表滔滔不絕的偉論而又不想反駁時,微笑;看到別人很努力講笑話而其實不那麼好笑時,也微笑。

好友十一歲小女兒,很喜歡考別人IQ,而她的終極考驗方法,是爛gag。每次見到她,她都會預備大堆問題,例如「學生最怕乜嘢魚」(答案是「東星斑」,因為「don’t升班」)、「L 瞓低之後變咗乜」(「aeroplane」,因為「L平」)、「有乜嘢係唔可以放入雪櫃」(「秘密」,因為「不能(雪)說的秘密」)。有時候我猜得中,大部分時候不。當她講出答案時,即使覺得很爛,甚至不太合邏輯,但為了令小女孩高興,更差的答案,我都會笑。

幾個月前參加一個婚宴。席間,擔任婚禮主持的男子,很努力地說笑話,製造氣氛。然後他故作神秘地跟賓客宣佈,還有一個超級無敵笑話要送給一對新人,不過壓軸好戲要留待散席前。直至甜點上桌,他走到台上,開始講他的無敵笑話。其實那是一個在網上流傳多年,至少大半數人都聽過的經典怕老婆笑話,所以當他講完punch line,只有零星笑聲。我坐的那一圍,大家都只是掀掀嘴角,露出禮貌笑容。主持有點尷尬,說了句「嘩!今晚甜品好似有燕窩,大家繼續享用」,便匆匆走下台。

其實他應該感激那幾個肯笑出聲的賓客。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心理學副教授Joyce Ehrlinger指出,基於禮貌,我們經常會抑制自己對某些事情的負面反應。聽到不好笑的笑話都依然笑,就是其中一種。若對方不夠清醒,被這些假反應瞞騙,隨時造成過度自信。但我相信婚宴男主持,應該分得出哪些笑聲是真,就如之前他說「我比黃子華更厲害」時,大家就笑得很大聲。

(圖片來源:Anwar Jibawi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總一錘定喪音,香港法治終斷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