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華商李凱在華被控洩露國家機密判囚10年 家人質疑與政治有關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另類移情|陳頌紅網誌

2019-2-25 14:00
字體: A A A

如果說,吃丈夫漂亮女秘書的醋,你理解;吃他紅顏知己的醋,你都理解;吃他兩脇插刀的多年戰友的醋,你也可以理解。

但是吃一隻毛公仔的醋──你會問:「吓?唔係化?」毛公仔基本上是一件死物,甚至不是一個貌似安祖蓮娜祖莉的吹氣公仔,何以令人產生醋意?

說來話長,嘗試長話短說:幾年前助養了一頭老虎,WWF寄來一隻老虎毛公仔作為紀念。我隨手把它放在沙發角落,冷落了它幾年。

去年從美國探親回港後,除了想念父母,我和丈夫最常提起,就是父母養的貓。最近媽媽告訴我們,那隻貓一聽到她手機的whatsapp提示聲響,便很緊張地要媽媽開啟錄音,每當聽到我和丈夫的聲音便高興得手舞足蹈。從此我們更落力為牠錄口訊。對牠的思念之情,非但沒有被時間沖淡,反而與日俱增。

有一晚,丈夫突然拿起沙發上的老虎毛公仔,說牠的眼神像極了父母的貓。打從那天開始,我們把牠當成真貓一樣,跟牠說話,為牠蓋被子,愈來愈像那些會半夜起床餵奶給嬰兒玩偶的失心瘋。後來丈夫比我更入戲,每天打電話回家就問「牠乖嗎?有沒有睡覺?」,直把牠當成是有血有肉的寵物。平日他打電話來,甚少問我有沒有吃飽,有沒有休息,現在句句都在關心一隻毛公仔,醋意便由我心口湧上頭頂。

也許是七月節的磁場影響,大家的精神狀態都有點恍惚。又或者,這是移情作用的另類演繹。我們對娘家那隻貓的澎湃感情,無處投放,便轉移到毛公仔身上。情況就如女孩子會愛上一個跟自己偶像長得相似的人。UCLA精神病學副教授Shirah Vollmer認為,移情作用,某程度上是要讓埋藏心底的情感找到倚靠和出口,也無不妥,只要不是病態依附就行。丈夫移情到一隻毛公仔身上,怎也比移情到一個年輕美女身上好,想一想,已是萬幸。

(圖片來源:Mike Hart YouTube影片截圖,圖非涉事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2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帝延後貿談死線,拖得越耐侵侵越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