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批部分政黨倡保育「蓉蓉爛爛」舊政總西座 卻要求收回高球場屬「雙重標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星期天的失落|陳頌紅網誌

2019-2-24 14:00
字體: A A A

每當星期天掛八號風球,第一時間想到那些外傭,她們一定是最失落的一群。

熬了整整六天,難得有一天假期,可以外出跟同鄉聊聊天,傾吐一下思鄉之情,誰知道一個風球,橫風橫雨,交通不便,無可奈何,被迫留在僱主家裡,哪兒都不能去。等了一百四十四小時,結果願望落空,很是可憐。

不開心還不僅僅因為這樣。

這時候,僱主一家起床了,他們同樣無法上街,於是,也要留在家裡吃早餐午餐,外傭應不應該幫忙?明明是自己的假期,名正言順是休息日,理應什麼都不用做,但被困於一間小公寓裡,很多外傭甚至沒有獨立房間,可以躲到哪裡去?萬一全職工作的女僱主,連煎蛋、煮麵都不懂,又能袖手旁觀?

友人對於「外傭因打風被迫留在家中,應不應該幫忙煮食洗碗」的問題,分成兩派。有的認為,她們既不能外出,留在家中都反正要吃東西,如果交叉雙臂坐在一旁,由僱主煮給她們吃,有點兒那個。

但另一派認為,放假就是放假,「什麼都不做」是權利。因為外傭的工作,跟記者、警察、消防員等不同,並不需要隨時候命,所以沒理由剝削她們的休息日。

無論理據是什麼,如果從一開始就把外傭當成是家庭一分子,所有問題,都會有更佳處理方法。外傭遠離家鄉,隻身來到陌生地方,跟從沒見過的人住在一起,寄人籬下,孤單無依,她們的痛苦,不難想像。剛移民美國時,我們一家住在十幾年不曾見過的舅父家裡,四口子困於車庫改裝的房間,也很不舒暢,何況是那些連房間都沒有的外傭?星期天出走,肯定是她們感到最快樂的事。

掛風球不能外出,已夠沮喪,還要繼續侍候僱主,不能休息,換了是我都會抓狂。我跟友人說,不懂煮菜的話,何不吃罐頭、杯麵或零食?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也乘機讓肚皮放縱一下,吃吃「打風美食」都不錯。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2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肺」語錄】陳茂波:香港是充滿生機的土壤 但仍要努力耕耘才能有所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