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嶼山填海】黃偉綸料首階段填海1,000公頃 開支不逾1,500億元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詞未必達意|陳頌紅網誌

2019-2-23 14:00
字體: A A A

替學生、孩子可憐。現代的中文很難,比我們那個年代學的難得多,因為每一個字、每一個詞語,絕對不能單憑字面解釋,必須反覆思量當中、背後、以致腳底下的深意,才有望明白真正意思。若中文根基差,很幼稚地只按字面解釋,一定會犯斷章取義的毛病,中文隨時不合格。

幾年前,一個小友在喝了兩杯酒之後開始傾吐心事,說自己總是遇人不淑,那些男友不是背叛她,就是打她。當時我問:「有前度打你?」她點點頭。我登時滿腔怒火,大罵打女人的男人是禽獸,並多番質問她為什麼要容忍他,不報警。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誤會了她的意思。「打」,未必真的是打,可以是「打者愛也」、可以是「打情罵俏」,可以是「打破醋埕」,也可以是「單單打打」,不一定指皮開肉綻、傷痕累累的那種打。當時一聽到「打」字就感到憤怒,實在是反應過敏。幸好沒有舉報小友的前度,否則錯怪好人,一輩子都不安樂。

要反省的還有另一件事。有一次在餐廳門口等位,被一個男人插隊,我義正詞嚴地叫他去後面排隊,他叉著腰,兇神惡煞地大叫:「咩呀!唔得呀?再嘈我郁你都得呀!」當時我氣得一臉漲紅,幾乎想脫下高跟鞋敲他的天靈蓋。

現在細心回想,覺得又有可能是誤會了他。首先,「郁」的意思未必是我理解的「打」,而應該是搬開、移動,這兩個動作非常溫和,是我想多了。另外,別忘記後面還有「都得呀」幾個字。通常,在句子後加上「都得呀」,其實都是「唔多得」。例如男人看到其他男人有神級泊車技術,都會自命不凡地說「車,我都得呀」,實情是,唔得。

所以說,學海無涯,即使母語是中文,都必須經常進修,更加要透徹分析、仔細推敲每一個字的含意,才不至於產生誤會。諗清楚,Okay?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2月2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湯家驊指修例彰顯社會公義 憂政治犯被移交「對司法界最大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