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羅致光稱政府購置物業非新事物 租用有「一定不穩定性」

畢秋水

-歷史無限Loop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反共都要講技巧|畢秋水網誌

2019-3-3 10:00
字體: A A A

近日,港台新節目《鏗鏘說》大獲好評,每一集由一位嘉賓主持訪問一位嘉賓,透過兩人觀看《鏗鏘集》歷年精選的作品片段,從中分享兩人的經歷、感受和成長點滴。

早前一集《鏗鏘說》邀得《無間道》系列的編劇,今天已成著名導演的莊文強,與擔任主持的曾俊華前政治羅永聰對談,分享拍電影的心路歷程。

不少網民對兩人重溫經典港產片對白的環節反應熱烈,而我就覺得節目中探討電影審查的部分亦相當有趣。1987年的《鏗鏘集 — 剪刀邊緣》,提醒大家港英政府都曾對電影作政治審查。同年,《華爾街日報》披露沿用於1953年的香港電影審查制度查實是無法律依據,但政府為了禁止會令中國不滿的電影在港上映,一直保留檢查所有電影的權力。

1974到1987年間,政府曾以避免影響與鄰近地區關係為由,禁播21部電影,當中包括七套台灣出品,主要是刻畫大陸社會黑暗面的政治電影,如曾引起極大爭論,關於文革時期批鬥知識分子的《皇天后土》,及帶幾分維權味道的 《少女初夜權》。

事實上,港英政府一方面要避免惹怒北京,同時要執行抗共的任務。中大教授麥欣恩近日出版的《香港電影與新加坡—冷戰時代星港文化連繫1950-1965》一書就提到,在五十年代初冷戰的高峰期,港督葛量洪曾密函新加坡總督,討論兩地政府攜手打擊散播共產主義電影的工作,由此可見香港電影本身就是地緣政治博弈的舞台。

香港在冷戰時期的戰略地位舉足輕重,最近香港大學香港研究課程總監朱耀偉教授主編的《香港關鍵詞》內,有一篇題為〈「洗腦」考掘學〉的文章,正正揭示帶政治色彩的外國組織如亞洲基金會及其前身自由亞洲委員會,於五十年代如何借助香港推動文化和政治宣傳工作,塑造大眾對共產主義的印象,而「洗腦」一詞,也漸漸成為反共詞藻。

電影的政治審查從來都有,昔日的審查既要抗共,也要確保內容不會挑動中央神經。今日中港合拍片甚至是港產片要面對的,可能是迎共的衝動,以及一連串的政治禁忌和自我審查。香港電影要堅持獨特的「港味」,談何容易。

(原文刊於《am730》,圖片來源:IPD [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3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回航|生活旅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