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啟動引渡令,晚舟難頂新鐵證!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吃飯時吃飯|陳頌紅網誌

2019-3-2 14:00
字體: A A A

在生活上只專注做一件事,很難。

寫稿可以很專注。但手機突然傳來朋友的留言,還是會瞄一瞄屏幕,確定不是什麼緊急狀況,才繼續埋首寫稿。

煮晚餐可以很專注。但外面傳來對面單位的開門聲,又會好奇,鄰居不是搬走了嗎?這會是誰?

追劇可以很專注。但看到女主角在吃巧克力時,一臉享受,於是,嘴巴裡的唾液分泌跟隨女主角的表情而增加,終於忍不住要衝去廚房殲滅幾塊巧克力才行。

若要做到一行禪師提倡的正念,簡單來說,即「吃飯就是吃飯,上廁所就是上廁所」,避免「吃飯時聊天,上廁所時看報紙」,實在不容易。

第一次接觸類似的正念,應該是二o一三年參觀大埔慈山寺時。那天中午在無聲飯堂用膳,所有人嚴禁交談,於是大家都低下頭,很專注地吃飯。好吧!我承認,只是看起來很專注。其實心裡面有很多別的事情在擾亂思緒,全部都跟眼前的飯菜無關。

一行禪師曾以洗碗做例子,解釋正念──當下覺照。他在《正念的奇蹟》中寫道:「洗碗的方式有兩種。第一種是為了把碗洗乾淨而洗碗,第二種是為了洗碗而洗碗。如果在洗碗盤時,我們只想著接下來要喝的那杯茶,因此急急忙忙地把碗盤洗完,就好像它們很令人憎厭似的,那麼我們就不是為了洗碗而洗碗。進一步來說就是,洗碗的時候我們根本沒有活在當下;我們站在水糟前,完全不能體會生命的奇蹟。」思想經常「被未來吸走」,沒有覺照當下做的事,就不能實實在在地活著。

記得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也有研究指,洗碗時只要專注在洗潔精的芬芳、碗盤的質感以及水流的清澈聲,就可以大大增加洗碗樂趣,關鍵同樣是「專注」兩個字。我努力一心一用,並嘗試在吃飯時就只是吃飯。結果丈夫感到很困惑,「我們已到了無話可說的階段?」弊!看來要先專注聊天而不是吃飯。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算案】陳茂波指投放資源予創科可改港經濟單一 視之為助大灣區屬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