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委會主任未回應港府是否被要求本屆完成23條立法 反促記者讀讀條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Wearables|姚啟榮網誌

2019-3-11 23:23
字體: A A A

手上的智能手錶終於到了它生命的盡頭。由最初說明書上說的五天充電一次,逐漸變成三天、兩天、一天以至最後的半天。近日上班中途,手錶無綫連接智能手機發出了需要充電的訊息。不過我的充電器留在家中,沒有隨身攜帶。而且一次充電要花個多小時。由除下手錶,接連充電器再等候完成充電,這個過程中我失去了時間的提醒。手中了無束縛,倒是一件暢快的事情。充電完了,我需要重新為手錶和手機連結,更新時間和繼續智能手錶的監察健康狀況的功能。這只是數十秒的過程,就把我個人的資料重新加入網上的大數據庫。我關心是我的健康,手錶和程式公司關心的是收集我和其他使用者的資料。如果繼續使用,是因為我曾經同意使用者條款,自然無法拒絕。半天的電池壽命,接近中午左右就結束了。即使我帶充電器,也我沒有時間把手錶充電又再戴上。依賴智能手機看時間還是可以,只是我並非把手機永遠隨身攜帶,當然就是不方便。

到了最後,覺得不能忙於為智能手錶充電了,購買於三年前的手錶,是否已經盡了力,完成了使命?一隻智能手錶,會不會跟其他的傳統行分針秒針的電子手錶一樣,有辦法更換電池,延續它的壽命。於是上網查問谷歌大神,原來辦法不是沒有。方法是要先買電池,然後根據網上的截圖,一步一步把手錶的縲絲鬆開,打開電路板,然後換上新的電池,再重新組裝。看似輕易,其實還是需要一點耐性和技巧,也需要焊接,才可以順利完成。總結一下,工具的價錢一百澳元,亞馬遜網站的電池價錢為十五澳元。全新的手錶為二百六十澳元,一加一減,是不是節省了百多澳元?原來未必,由於不是原廠的電池,品質較劣,有顧客用後發現電池只能維持一天的運作。手錶是原來的電子零件組件,是否也有它的壽命?與其冒險嘗試,得不到應有的效果,就打消了念頭。原廠討論區更加鄭重澄清:電池不能更換。

三年要換一隻新的智能手錶,好像很合理,因為智能手機差不多要一年一次出新型號,以維持競爭,手錶也許一樣。大家對產品的質量可否維持一段長時間,都沒有甚麼信心。一般的產品的有效保養期,都是一年。曾經買過一部DVD光碟機,不是甚麼大牌子,一年剛過去就壞了。就像多年前朋友在深圳購買電器產品一樣,外觀美輪美奐,牌子是臨時貼上去的,喜歡Sony,就貼上Sony;喜歡Toshiba,就䀡上Toshiba。現在許多不知名的品牌的組件都可能都差不多。同一條生產線,到了最後一個階段才決定要䀡上那一個牌子。我們這裡的超市和日用品店,出現差不多款式的產品,只有牌子不同。最近購買了一部攪拌機,接通了電池才發現不能開動。於是把它分拆開,放回盒子,帶回超市,但不打算換另外一部回來。因為不是第一次的經驗,以前也在這間連鎖超市買過開不動的電器。於是這次告訴自己,不要對這麼便宜的產品抱着甚麼期望了。取了退款,後來走到另一間店購買一個大牌子的攪拌機。我是一般顧客的心理。大牌子機的價錢比無人認識的品牌不是貴了許多,結果付出了多一點,反而換來一份信心。

澳洲有類似香港的消費者委員會的組織,叫做Australian Competition & Comsumer Commission,簡稱ACCC,是個法定的獨立組織,監管產品競爭和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一般購買了的產品不滿意,可以退款或換一件,當然這是指合理使用下而言。買後不能更換的東西,付錢時會說個清楚,例如內衣褲就屬於這一類。以前聽在美國的朋友說聖誕節新年後,很多人就把用過的東西退回。此處是否這樣,我不甚清楚。但一般的連鎖超市都對迅速處理退回的物品,很少會查根究底。因為你細心看看,退回物品的櫃枱是個多用途的接待處:賣香煙、售流動電話充值券、領取網上訂購物品和處理退回物品,其餘時間還是個付款購物的櫃面。等待的人龍太長,怕會惹來不滿和投訴。不過澳洲人一般都很有耐性,寒喧幾句,才說到正題,大家在後面等,也沒有表示甚麼不耐煩。

南半球的澳洲,有人用down under 來形容它。Down under是個帶點貶意的字,好像說澳洲是蠻荒、落後一樣。記得第一次看的澳洲電影,忘記了甚麼名字,只記得數個用非常殘舊的汽車在沙泥地追追逐逐的場面。後來的由米路吉遜(Mel Gibson)主演的《開路先鋒》(Mad Max)系列也是以澳洲為背景,裡面的車也高齡得可以。這部一九七九年的電影捧紅了米路吉遜和導演佐治米勒(George Miller)。三十多年後佐治米勒再執導《開路先鋒》新一集「Mad Max Fury Road」,主角再不是米路吉遜。現今悉尼街頭的車子,也再不是殘破不堪,許多人駕駛簇新在公路上飛馳。至於喜歡運動的澳洲人,手錶wearables是裝飾,不只是監察自己的健康狀況。說到wearables,澳洲人追上潮流的速度,一點也不比其他地方遜色。那邊廂新產品剛公佈,很快這裡便上市了。

最後我把這隻智能手錶放回抽屜,日常戴上一隻行分秒針的手錶。這隻手錶較重,有時不很舒服,但好處是不需要電池,因為它是一隻機械錶,只有時、分、秒和日期顯示。這樣簡簡單單的錶,看來更加適合自己。它肯定不會比電子錶或智能手錶準確。但活了這麼久才明白,這所謂分秒必爭的世界中,跟隨别人團團轉,而不按自己的步伐走,有多麼愚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灣區】田飛龍倡效歐盟 整合港澳與大陸法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