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曾偉雄不認同李家超將46項控罪納入修例範圍 倡分階段進行

Aberdeen

-V城記

活在維多利亞城的特區公民

香港醫療一味西進,誰記得香港的弱勢患者?|Aberdeen網誌

2019-3-12 16:00
字體: A A A

粵港澳大灣區綱要日前出台之後,各界權貴都伺機而動,北望神州,準備大步西進,其中醫療方面的發展最牽動港人神經。綱要鼓勵香港醫生北上短期執業,又話要研究「在指定公立醫院開展跨境轉診合作試點」,雖然講得好虛,但大趨勢擺明就是兩地醫療資源融合,香港醫生和醫院去為內地人服務。

這一聽起來就讓人驚慌。無錯,香港醫療水平是先進,但資源長期不足,公立醫院急症和門診幾乎日日打仗,各種專科輪候時間超級長,就連最有需要的長者和小朋友,都等到頸都長,前者可能未等到服務就離開人世,後者則因此錯失黃金治療時機。

最震撼的是,根據團體推算,如果求診者升幅持續上升,到2030年,一個ADHA(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小朋友要輪候公立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平均要等5.5年。而很多科學研究指出,ADHA的治療黃金期是6-9歲,假設父母在小朋友四五歲時發現小朋友有特殊需要,等到醫生開始治療的時候,分分鐘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間,遺憾無窮。

歸根到底,就是香港醫療資源本身都不夠港人用,醫護人員人手長期不足,政府撒手不管。本來,薪酬高工作環境好的私立醫院已經日日和公立醫院搶人手,如果大灣區西進門戶進一步打開,香港的小朋友、長者以及好多弱勢的病患,以後點算?

醫療問題關係到一個地區市民的核心福祉以及這個地區的未來發展,香港政府必須將眼光和資源先放在解決本港問題方面。根據發表在《自然》雜誌的最新研究,ADHD在本港的盛行率為6.4%,按照本港兒童人口推算,大約有56,000名5-19歲兒童患有ADHD,不過,目前醫管局確診及接受診療的18歲以下兒童及青少年僅有13630名,這意味著,還有大量隱藏個案未受關注或仍在漫長的等待中。一旦錯失最佳治療時機,這些小朋友的一生,將從此蒙上陰影。

香港公立醫院的兒童精神科醫生非常緊蹙,目前僅有37人,加上兼職醫生也只有45人,長遠而言,人手必須增加。不過在公立醫院增加資源耗時非常長,要通過層層審批,而另一邊,私人市場上其實也有不少經驗豐富的兒童精神科醫生。政府其實大可運用公私合營模式(PPP),又或參考長者服務中的「錢跟人走」模式,讓私人市場服務於有需要的患者。

其實從2005年香港與內地簽署「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開始,香港兩家大學的醫科畢業生就可參加內地統一執業資格試,通過考試後可於內地執業,不過十幾年來始終成效不大。因為擁有內地執業資格不代表香港醫生可以在內地開私人診所,加上兩地制度、文化和醫療專業的各種不同,香港醫生要西進發展,簡直是得不償失。與其硬要配合什麼國家計劃而強硬融合,不如回歸根本,先處理好本港迫在眉睫的醫療問題,不然香港的未來,後患無窮。

(圖片來源: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2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律政司不控梁振英 曾健成申司法覆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