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需要信託」每年管理費高達2.1萬 羅致光:申請逾300宗或可調節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教育路

教育是以民為本,我們一群有心的老師創立「全民教育局」,以專業論教育,全民參與,集思廣益,為制定教育政策出一分力。

校長霸權全靠擦鞋高層|全民教育局HKEd4All

2019-3-12 15:00
字體: A A A

近日,天水圍小學老師自殺事件的內情,引起大眾對「校長霸權」的關注。有人認為老師的死皆因校長的打壓,然後輿論一面倒針對該校長的種種傳聞,什麼「開會訓斥拍枱」、「寫悔過書」、「校工送早餐」等等,把校長描繪成「教育界江青」。然而,即使江青也需姚文元的輔助,這次自殺事件的種種傳言如果屬實,任憑校長再霸氣,沒有其他高層的助紂為虐,又如何將人推至絕境?

每個行業、每日都有「擦鞋仔」向上司獻媚,而教育界的情況絕不比其他行業「遜色」,有些高層遇上空降校長,會即時「李蓮英」上身,高呼「皇上英明」、「太后威武」!對於主子推行的政策,即使明知是「好大喜功、勞民傷財」,會嚴重加重教師教學以外的負擔,甚至令學生壓力倍增,這群擦鞋仔為了討好主子,也會樂當劊子手。

作為專業界別,為何香港的學校卻天天上演「延禧攻略」呢?在學生人口下降、收生不足等陰霾籠罩下,各辦學團體總覺得屬校辦事不力,就引入空降校長「激勵」前線教師士氣,以為這就是救校良方,豈料空降校長自翊是「欽差大臣」,手執尚方寶劍大洗太平地。

另一方面,雖然教育局推行「校本管理」多年,學校理論上是法團校董會執政,但實情是內裡的教師、家長和舊生代表,多是校長屬意的人選。結果校監、校董也是親校長的人,又有誰去制衡校長霸權呢?

由此可見,校長施行霸權是建基於奸佞高層的獻媚及配合;再加上校董會的橡皮圖章,試問前線基層教師的血肉之軀如何抵擋?

事已至此,辦學團體成立獨立委員會,但如果事件不涉及違法或違反《資助則例》,委員會可採取的行動卻是少之又少,是否真的能夠還原事件真相?

假設調查的結果顯示校長應對事件負責,曾經為虎作倀的左右手,又應否被調職?將霸權勢力連根拔起?

歸根究底,要讓校政專業化,先要有一個專業自主的公會,訂立對校長和教師都具約束力的專業守則 (Codes of Practice),容許專業對話成為學校運作的日常,禁止任何形式的打壓、職場欺凌及語言暴力;只有此途,才能鼓勵學校高層與基層以專業判斷處理校政,杜絕霸權與打壓;亦只有此途,才算得上對歷年因壓力而輕生的老師,給予一個合理服眾的交代!

歷史上的弄權濫權的昏君,都是被一眾讒臣和閹人宦官前呼後擁推波助瀾。難道中國人的社會,沒有專業對話、只有阿諛奉承嗎?

(文:孔令暉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2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共鬼祟隱瞞維穩費,再創新高突顯局勢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