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疑記協「靠惡」打壓言論 葉劉:我覺得佢哋想兇我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要令少年的我丟臉|陳頌紅網誌

2019-3-15 14:00
字體: A A A

兩年前,台灣歌手盧廣仲在一個慈善演唱會中說了一番話,內容大致是:以前習慣了被人照顧,直至前幾年,父母相繼退休,才驚覺要成為一個能反過來照顧家庭的人。他說:「我好像變成一個大人了,變成以前小時候要抬頭望著的那個人。我常幻想,如果有一天,可以跟小時候的我遇見,希望他抬頭看著我的時候,我不會讓他丟臉。」

念中學時,最常跟幾個好朋友一起幻想的,就是「三十歲會變成怎樣」,因為三十歲是已經長得夠大的大人,所以應該很獨立,事業算是有點成績,有一間小公寓,還有佔生命中最重要位置的伴侶和兒女。概括來說,對於十幾歲的少女,成功的三十歲,就是時裝劇中,讓女觀眾羨慕得牙癢癢的家庭事業兩得意女主角。她不僅擁有我和同學幻想的一切,更畢業於最好的大學,懂七國語言,精通天文地理歷史藝術,舉手投足都散發魅力,出入以一輛古董小跑車代步,所有瑣事都有秘書、助手為她服務,生活無憂無慮。

如此一個大人,沒有滿分也值九十吧?

一心以為,熟讀自己為三十歲自己而寫的劇本,故事就會無風無浪地依循編排發展下去,直至「齊歡唱,同慶賀」的大團圓結局。可惜劇本諸多紕漏,亦不時出錯,於是故事逐漸變形,人物情節場景都不再似最初構思。

小時候覺得,三十歲遙遠得像在外太空才會發生的事。但原來,三十歲沒想像中遠,而且一旦過了三十,之後四十、五十、六十……,統統近得像住在同樓層的鄰居一樣,某天打開門,忽然就遇見。一轉眼,別說三十歲,連七十歲都只能夠追憶。

如果今天的我遇見十五歲的我,也許未至於讓她丟臉,但也只能說:「很抱歉,生活沒想像中容易,命運也沒期望中順利,令你失望了。」

當了大人就會明白,人生沒有直路,每一個目的地,都要拐很多個彎才到。

(圖片來源:盧廣仲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與陳方安生應白宮邀請訪美 郭榮鏗相信事涉《香港關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