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外交部駐港公署:修例採取標準符合通行做法 有關國家應尊重港府法治

畢秋水

-歷史無限Loop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怡東的「三個代表」|畢秋水網誌

2019-3-17 10:00
字體: A A A

屹立銅鑼灣46載的怡東酒店本月結業,將拆卸重建成商業大廈。這座碩果僅存的old-school酒店,所代表的不單是香港飛黃騰達的七、八十年代,同時也側寫本地歷史,今次就簡單介紹怡東的「三個代表」。

1) Lot 1 - 怡東酒店坐落的臨海位置是英國於1841年佔領香港後賣出的首幅地皮,買家是怡和洋行(亦即渣甸),該地段到今天的編號仍是Lot 1。1844年,怡和洋行將總部由澳門遷至「東角」, 即今日銅鑼灣東角道、怡和街、渣甸坊、百德新街一帶,也是從維多利亞城政經心臟的中環向東眺望,伸出海港的一角。此地曾是怡和的貨倉、深水碼頭、船廠、糖廠,直至1973年怡東酒店才出現。

2) Jardine bomb bomb - 怡和是與香港歷史息息相關的老牌英國公司,第一代大班是蘇格蘭人。時至今日,怡東酒店對出的海皮仍高掛深藍底白交叉的蘇格蘭旗,除夕亦會舉行「子夜鳴炮」,並奏蘇格蘭民歌《友誼萬歲》(Auld Lang Syne),象徵一年的終結。

維港這一隅最有趣的,是每天十二點正鳴放的怡和禮炮。據說以往這禮炮是來歡迎怡和大班進出港口,但此慣例被一位皇家高級軍官知道後,十分憤怒,從此限定怡和於每天正午鳴砲報時至今。

怡和禮炮深入民心,據香港掌故專家鄭寶鴻所說,早年「媽姐」多由外國家庭聘用,懂說pidgin English(半鹹淡英文),例如同主人講「Ten two o’clock Jardine bomb bomb, chow chow quick quick」,即是12點怡和鳴午炮,快啲食飯!

3) 標誌性現代主義建築 - 怡東酒店另一矚目之處是其簡約中帶科幻,聳立得像一件巨型雕塑品的外觀。酒店設計屬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實而不華,一個個四四方方、稍稍突出的房間窗口是大廈的標記。怡東由香港建築界一代宗師甘銘設計,酒店大口兩旁可見塗上米色、粗壯悍勁的雙腳。怡東所處的告士打道沿海一帶多是填海地,當年怡和決定興建一座大酒店,需要堅硬土壤才足以安全承托,故特意選這片非填海土地。

同是出自甘銘手筆的重要戰後建築如北角邨、蘇屋邨等早已拆卸,而過去十八個月,三座具代表性的香港現代主義建築, 堅尼地道佑寧堂、深水埗嘉頓中心、灣仔友邦大廈、也相繼拆卸或面臨清拆,不少標誌性的香港現代主義建築正急速消失。

其實近年多宗保育爭議或相關新聞焦點都屬戰後建築,如北角皇都戲院、中環郵政總局、浸會大學大學會堂等。戰後建築很大程度上定義了香港的的城市風格,良好的歷史建築物保育政策應具前瞻性,發展局應及早行動,投放資源,把保育重點擴展至 1950年以後建成的建築物。

(原文刊於《am730》,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7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練乙錚:大鑊了,我的國! ──論習近平的執政失誤|特約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