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秘書長稱關注盟國憂慮 會續研華為安全風險

涉虛報被擄案裁決在即 林子健自白:由始至終都沒有說謊

2019-3-15 15:28
字體: A A A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涉虛報前年8月在油麻地砵蘭街遭擄走,被控「明知地向警務人員虛報有人犯罪」,案件今日稍後判刑。林子健於裁決前夕、昨晚11時許在臉書發表自白文章,重申自己「才是受害者」。他強調由始至終都沒有說謊,確實受到國安的電話恐嚇,及其後疑被相關人士擄打,但保安局和香港「公安」「包庇共匪」與未審先判,令社會在判決出爐前已將他定罪。

林子健自白全文如下:

判決前一天的剖白~我才是受害者:
由始至終,都沒有說謊,我確實受到國安的電話恐嚇,及其後疑被相關人士擄打。然而,保安局和香港公安包庇共匪,未審先判,抹黑本人,製造一個假像,令公眾輿論一面倒地把我成為「大話精」。因此,判決未出,社會已將我定罪。

另外,在”傳真社”的CCTV播出疑似我(被冒充)後,我都是堅持所說的都是事實。大家想一想,如果我說的不是事實,本人還敢在”傳真社”的CCTV播出後一年多依舊堅持說法;繼續「死撐」嗎?難道我不怕有更不利自己的片段嗎?

1. 為甚麼我不怕有更不利自己的片段?因為我在說真話,從來無懼無畏。而事實證明,香港公安從來沒有本人帶帽、囗罩及去西貢等片段。奇怪是香港公安不追查恐嚇電話外,且有一大段關鍵地點的CCTV竟成為消失的檔案。

2. 為甚麼我堅持?因為我在說事實,要為自己伸冤外,也要對歷史做見證。

3. 在庭上,控方只在猜測所有問題,以及用sound bite方式代替證據來吸引傳媒,方便她們寫標題。

4. 香港公安法醫是主要驗屍,不像英國法醫Dr.Payne-James般研究酷刑和虐待。在學術地位上Dr.Payne-James更加是毋庸置疑。而香港公安法醫亦承認本人部份傷勢沒有紀錄。英國法醫Dr. Payne-James作供時表示,本人是中度受傷,口供和傷勢吻合。

5. 以下照片首次爆光。請問我如何自殘到把自己胸口弄得瘀傷和鞭傷,而大腿的釘不只21粒,還有在掙扎過程所引致釘不到的傷痕。

6. 香港公安向法庭呈上一份由他們自己筆錄卻沒有本人簽名的口供,內容方面,本人認為並非事實的全部。當然,這份由香港公安自行筆錄的口供紙,我亦未曾過目。

7. 本來有一份由控方提供的 CCTV專家報告,但控方最後沒有呈堂和利用此份報告。最有趣一點是香港公安找跟我身材相約的PC8x8x穿我的衣服,並模仿八字腳的照片,借此來引證那些方服是我本人。可笑是PC8x8x帶起口罩,穿起我的衣服,並模仿八字腳時,與那冒充我的人十分相似。試問在西九公安總部都非常容易地找到一位PC差佬模仿本人。那麼我被冒充陷害有何難哉?(有機會,我便全面公開。)

8. 其實,還有很多說話,但你們只喜歡扮專家;「剝花生」和「一沉百踩」。試問有心聆聽的又有多少人願意呢?當你們覺得我有疑點時,請你們亦思考差佬據證的疑點。

最後,懇求大家對我公平一點,别要妄下判斷。
無論怎樣,我也是寧死不屈,堂堂正正的人!

(圖片來源:Howard Lam 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5日 下午3: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游清源批林鄭只懂「閉門造車」 如政府「玩感性」不應找李家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