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梁錦松:香港成功在於「保住兩制」 勿跟隨周邊地區成「一國一制」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仁醫|陳頌紅網誌

2019-3-17 14:00
字體: A A A

最近發生的醫療事件,又令我想起自己的幾個醫生。

一直以為,光顧了多年的家庭醫生,已經是一等一的好醫生。她細心溫柔、用藥準確,而且問症問得非常仔細,不像一些「機械醫生」,隨便問幾句就叫你出去,名副其實「快過打針」。很多年前看過一個皮膚科醫生更離譜,一邊問症,眼睛一邊緊盯著辦公桌旁的閉路電視,全程目光都沒放在病人身上,經常要我重複兩三次說過的話,令人不安。當然,這樣的醫生,之後也沒再看。

某一年,丈夫因為鼻腔有問題,家庭醫生便介紹我們去看中環的一位耳鼻喉專科,說是她的同學。啊!不得了,一山還有一山高,原來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是有根據的──那位醫生,之前在專欄中也提過幾次,絕對是現實生活中的「程至美」(電視劇《妙手仁心》中,醫術和醫德都是神級的腦外科聖手吳啟華)。好吧!或者他沒程至美那麼英俊,但他的細心和耐性,隨時比程至美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之後丈夫要做鼻腔手術,他處處關懷備至,不僅令病人安心,也能令病人家屬安心。他的好,令人無法挑剔,堪稱一代仁醫。

有一次因為喉嚨毛病去找他,那天剛好有一個實習醫生跟著他,我忍不住跟那實習醫生說:「你能跟盧醫生學習是你的運氣,但你要學的不僅是他的醫術,更要學他的醫德。」

可能因為非常信任這位耳鼻喉醫生,之後經他介紹的一位眼科醫生(也是他的同學),都覺得比以前看過的所有眼科醫生更好。不知道他們學醫那幾年,是否遇過什麼仁醫教授,令他們每一位都如此出類拔萃。

生病令人無助,尤其是一些嚴重疾病。我們把性命交到醫生手裡,是因為我們信任他們,也倚賴他們幫我們度過難關。非常慶幸,我和丈夫遇到的,都是妙手和仁心兼備的仁醫。

(圖片來源:RTHK 香港電台@Youtube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1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算案】陳茂波稱部分優化海濱項目或採公私營合作 考慮辦比賽讓港人參與設計